我渴望再来一场春雨

在九寨沟嫩恩桑措垭口,和一群藏族老人唱酒歌

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声,唤醒了沉睡的大地。村庄,收拾着寒冬留下的萧条,用花朵装点春天。在水墨里,清新而宁静。

我,站在春天的田野,沐浴着灿烂的阳光。暖暖的春风,把油菜花的甜蜜,吹到我的嘴边。

是法号中的风,

花如人,世俗不能罢了,日子在春天里越读越厚实。

那一垄垄,翻动绿波的麦苗,在春风中,沙啦啦的诗歌中,欢唱着春天,欢唱着生命……

可她们寸草不生。

繁华如水,简单就是一种高度。在乡村的春天里行走,望一帘春色,春无言,唯唢呐声浓。

油菜花呈着金辉,把自己绽放得光彩绚丽。她想,向世界,献出最美的容颜……

白马的拐杖,是一曲风一样掠过树梢的

乡村里的唢呐声

我渴望,再来一场春雨,让自然的春天里,娇艳百花,清翠欲滴,生机勃勃……

给了我们足够的粮食。

杯子,酒,或者水,在乡村里也许是一个古老的暗示。一声声的唢呐,在清浅的时光里,以淳朴、厚实的曲调子唱出了俗世的风情。

我渴望,再来一场春雨,像在青春的岁月,渴望来一场激荡生命的爱情,像在夕阳下,欲把晚霞的余辉,化作朝霞的金光璀璨。

植十二首酒曲子的树,阻拦变薄的口音,

在唢呐声里,一个亮晶晶的词,也是新的。

我渴望,再来一场春雨,让生命的春天,意气风发,逢博朝气,春情荡荡,壮志凌雲……

风来的很厚,一年一层,

那些种植在庄稼地里的植物已不再是植物,而是一个温暖的代词,一个乡村的标点,一个干净的思想。在秋天的丰腴里,藏着生命的哲理。

图片 1

倘不见好,当开出:

世间所有的生灵,都值得尊重。

春雨,春雨,来滋润我吧,我要献给爱的金光!

就是田埂上的小草,把绿色的身体,一一苏展。好似向春雨明示,我们要碧绿的衣裳,要碧绿的衣装。快给我们春雨,快给我们滋润,我们要让大地,我们要让春天,焕发诗意盎然。

泥士,一向沉默的泥土,也随着春风飞扬。泥土挑衅地跳在树梢,污染绿叶。大地干涸的,张开一张张干裂的大嘴巴,渴望着春雨,渴望着雨露。

快来吧!快来吧春雨!

干涸的泥土,等不极了,疯狂地搭上春风,飞向天际,欲寻到春雨。

我历经了霜冻,承受了冬寒。春天一到,我献出了春天的美丽。

盛放的花儿,花瓣曲卷,姿容失色。讨厌的虫子,成群地落下。就是袅袅的枝条,轻柔的叶片,也渐失清丽,渐丧风韵。

快来吧春雨!快来吧春雨!

我置身在生命的春天里。我看到灿烂的阳光。我看到叶片的绿,枝杆的茂。我看到花朵的绚丽,小草的茵茵。

我感受到浓浓春意。但心里,心里缺了生机,少了动力。

正如我的伴侣,与我共度三十年,历经挫折,共享福禄。筑一片爱巢,谱一曲生命乐章。

心灵之处,还须雨露。情感交融,还须滋润。

灿阳之下,欲待春雨!春风吹响,召唤春雨。

我涉入书海,欲抒一腔情怀,欲笺生命乐章。爱恨情仇,思绪绵绵……

心灵之地,欲波涛激荡。脑海潮涌,欲雨露纷纷。

呼唤春雨,哗哗的春雨。来吧!

让春雨滋润大地!让春雨浇灌花木!让春雨洗涤污垢!让春雨激活生命!

春雨,金贵的春雨,为了爱,为了美丽,为了勃勃生命……

下个几天几夜!

大地生机,我心欢悦!

图片 2

在松潘尕米寺,看见掠过树梢的一曲藏歌

远或近,只是心灵上的距离。在唐诗里,人也会浮着一层虚幻的梦行走,民间的大师们,也是一根草。

图片 3

引领水向上的树,

春天的乡村是一个女子。一朵花,开在唐诗里。乡村,有了绚丽的灵魂。

麦苗起劲地摇摆,尽情地舞姿翩翩。仿佛,欲用最美的舞蹈,让春天生情。那沙沙的,一波又一波的唱响;那抒情的声音,仿佛深情地呼唤,绵绵地诉说:

那座用前世的雪筑的桥,

风把风吹暖,在乡村领航着一年的征程。

禹。你要站在高处,水朝低处流。

一阵子的唢呐声敲开了农家的大门,穿着纱衣的女子坐在轿子里,轿夫抬着花轿,走遍人们的目光。那是谁家娶了新媳妇?

长生不老,叫做卓玛。

一声声的唢呐,幸福了一对新人。

画在藏语的岩石上,用时间翻捡

生命的亮洁,唱响一个春天。我阅读着乡村的书,花比佛更让人容易接近。

树里面的精,凿成脸壳子了。

厚重的唢呐声,带走一个旷世的疑问,留下一篇篇宽厚与美好的乐章。事业、爱情、人生,在唢呐声里,有着精美的箴言。

低处是人。

生锈的犁铧,在田野里的泥土里擦着身子,大地在诗歌里变得凝重。隐约里,泛着空旷的回音。我闻到泥土的气味,生滋滋的,像是春天的方言。心被包裹成翠绿的玉,一直延伸到天空。

藏歌。

花是新的。

禹。挥过的手臂,长成鹰,

春是新的。

菩萨,看见我的洁白了吗?

花的清香,让人仿佛隔世。一朵追着一朵,一尺一尺的量着人生。

离家出走的羽毛,把心中的豹子,

这不是千年的花,唐诗却是千年的魂。抵达我内心的,只是一种平静和淡然。

纵然不活,亦可残喘一丝,

开在唐诗里的花朵

像鸟,随风中的琴声,弥漫开来。

花开在唐诗里,人活在沧桑的世间。美与丑,善与恶,都有一条分界线。我在里,谁在外,最重要的,是手里的那盏灯。

人里面的精,被酒灌成跌跌撞撞的曲子,

父亲的牛鞭子在肩膀上晃荡着,一摆一摆的,牵扯着庄稼的收成。

所有风,来自它的羽。和你的名讳:禹。

春耕的日子,岁月变成了土地,思想的犁铧划过,开出了生命里另一种的灿烂。

朝东。此时便是说过的春天,

一声声的唢呐,欢乐了一片乡村。

也是情种。

人间何事,花朵何事?

禹。书中的头颅安置在潮湿的那页,

人生的犁铧也开始启动,用热爱的本质,与春天同行。

诱惑植物们成亲,生籽,让大地,

人生,是一场约定。千年前和千年后,都是故事。能走在一起,就是缘分。

要让水浸至襟,至胸口。

顿挫长短的音调,婉转而悠扬。吹唢呐的人,鼓起腮帮子,吹得脸色红润。那曲调随着唢呐人的手指高低起伏。或豪放有张,或细腻如丝。静听,那是乡村的音符,把幸福的日子吹响。

妖言不惑众,一面之词而已,

新媳妇也是新的。

第一杯美酒献给上苍。

在乡村厚厚的词典里,我读出了人生的韵致,生活的和美。把空荡荡的日子,装满爱情,在春天上路,诗意着春天的眼睛。

坐在水旁的衣衫,不动,

老牛踏过的蹄印子,印在大地的纸上,一如花朵。在春天,开出了明媚。

蓬勃的文字外面。

流年的素笺上,人生是一张纸。花朵开在唐诗里,旧日的老井沿石板缝里,长着青苔,那儿有着祖先的姓氏。

我的衬衫是灯芯一样的白,

春耕

第二笔,一捺而已。

花开在唐诗里,生命卑微,却清香一生。

开成瓷的青花,杯盏二三。秋翁,

有心的触角互叩着灵犀,我醒在故乡变迁的景色里。

斑驳的暮色晾在藏马鸡想要泛黄的树叶上。

朝我的阅历下蛊,

长了一千年的水,用麻柳的族谱

鸟叼走的熊,被雨击穿了。

苍天呵。我们要仰望,要成为你的一览无余。感谢你

不动声色的花朵,救救我的诗。

水里面的精,上树了。

是人这个汉字的起笔。

节令们用搪瓷的野菜敲打散碎的日子,

和煦,像说话时干净的声音。

描摹藏马鸡啼叫的水。

如履薄冰的地名,

偶尔,会飞。

会飞的石头,头上的鸟鸣是粗糙的字。

纸替她们生病,

被藏语的途经,圈在弓杠岭起伏的牦牛

天空晴朗,雄鹰是我们奉上的酒呵。我们是羽毛下面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