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乌龟——血肉施蚁 获证菩提

图片 1

一只乌龟——血肉施蚁 获证菩提

佛,就是一颗从所有的身份中醒来,

我给善恶作了一个私人定义:同情、悲悯人性的弱点,努力宽宥和改善者,为善;利用、激发人性的弱点以逞私利私欲者,为恶。多年,我以此识人行走。

一时,佛在舍卫城,有憍陈如等五比丘得到了罗汉果,八万天子得到了圣果。众比丘禁不住赞叹:“善哉!善哉!世尊以殊胜妙法,满足了五比丘及八万天子之愿,令彼等皆得究竟之圣果(Ariya
Phala)!”

但可以是所有身份,

慈悲心无恨,因理解人性的脆弱而怜悯;喜悦心不怨,因懂得生命的短暂而解放。慈悲与喜悦是自由的两扇翅膀。故卡夫卡说绞刑架下仍有自由。

世尊闻此,告众比丘曰:“各位,不仅今生我如是满足他们,往昔我也以自身的血肉满足过他们。汝等当谛听:很早以前,有一条古老的河,河里有一只具慈悲心的乌龟,它时而在河里自由地生活,时而到岸边的草地上戏乐。有一次,它去岸边的草地上戏耍了良久,发困睡着了,被一只蚂蚁看见了,它立刻回到蚁穴告诉同伴,伙同八万只蚂蚁浩浩荡荡地向乌龟爬来,咬食着熟睡的乌龟。咬着咬着,就把熟睡的乌龟痛醒了,乌龟睁开眼一看,浑身上下遍满了蚂蚁,全都咬食着自己的身体。大菩萨(Maha
Bodhisatva)虽然身为傍生,然心没有堕落。(师言:大菩萨正士和愚人之间的差别,可以从心的相续来区分:真正的大德高僧遭到命难时也不会舍弃三宝的;但一般的愚人是随境而转的,革命运动来了别人失信心,他也失信心,过去了呢?别人赞叹他也赞叹。所以,大德、大菩萨、正士、慧者,从他的清净心相续可以观察出他的成就。正如《格言宝藏论》云:“正士即使遇命难,亦不舍弃善本性,真金无论再烧砍,彼色总是不会变。”)现在马上去河里或山上,我自己肯定可以解除痛苦,但八万只蚂蚁可能会丧失性命,我还是要发大慈悲心,宁愿舍弃自己的生命,也不能危害任何一个众生。于是一直忍受着,任八万只蚂蚁食咬。(译者:大家观修一下,不要说八万只蚂蚁,即便是一只蚂蚁爬到你身上咬,你能否忍得了?所以,圣者与凡夫的区别就在这里。)同时它悲切地发愿:以此善根,愿沉溺在轮回中的愚痴众生,未得度者令得、未解脱者令解脱、未安乐者令安乐、未涅槃者令涅槃;愿我以此善根将来获得如来应供、人天导师、正等觉的果位;今生我以血肉满足这些众生,愿我将来用殊胜妙法来满足这些众生。诸比丘,当时的乌龟即是现在圆满菩提果位的我,当时的八万只蚂蚁就是现在得圣果的八万天子。当时,我是以血肉满足了它们,现在,我是以殊胜妙法满足他们,使他们得到了究竟涅槃的果位。我们往昔有如是的因缘,当了知”。

可以变成任何身份都无障碍的心。

以身为庙,天天洒扫。

成佛,就是了解这颗心,

站队就是入伙。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呆着?

以这颗心而活着,

我们都是影子,看别的影子演戏,我奉献一个影子的愤怒和矫情。

以这颗心而在着。

谜底揭开的一瞬,猜谜的人往往露出失望的表情:没想到这样的简陋和平庸。但现实正是以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平庸,揭示世界残酷的隐秘性。

佛是一位自由的创造者,

燕子归来,开始恋爱。愚人看春天里的爱人更像愚人。

他对自己创造的了解,以及毫无障碍的创造,

禁忌和背叛是爱情中的盐,不能多,也不能无。

就是游戏神通。

真挚伟大的爱情往往始自谎言。当祝英台跟梁山伯说,我家有个小妹……她甚至不告诉他我是个女人。

游戏神通是佛事,

留恋时节,告辞。

诸佛唯一的事就是游戏神通。

黑暗其实并不存在,只是光熄灭了,或者尚未到来。以黑暗为主语的抒写,因为自性没有解放。

起心运念,觉知,乃至追求真理,

小溪击壤歌——我不能改变天空,也不要天空改变我的欢乐。

种种修行等,

识大义而知是非,重小义而轻富贵——我的圭臬,我的心肝肺。

都是游戏神通。

华丽的掌声里,我爱的依然是你趔趄时刻的惊慌。

佛和众生的不同是,

高尚,如高山,其中的难和美只有到达的人才有真正领略。

众生以为自己真的“是”某某,“是”谁谁,“是”什么什么,

梁山伯说,我不敢亲吻你,其实只因为……我的嘴是苦的。

诸佛认识到他“不是”,但他可以“是”。

熄灭了蜡烛,你的名字就是这世上行走的灯。

众生完全掉在“是”的井里,

穿越就是时间移民,特别针对空间上移不了的人。

但诸佛踩着一块“不是”的石头出了井。

觉醒,就是睡觉醒了,首先是身体的苏醒,身体通过基因记起我们在洪荒的丛林里奔跑的英姿,于是依据这个记忆对抗所谓文明的诡计。

他站在井沿,他可以让自己的影子倒映在井里,而不是他自己,

疯狂的迷恋,就是登上万初悬崖的峰巅。令人怀念的不是高瞻,而是晕眩。

诸佛是那位知道,在井里的是他影子,不是他的人。

在人类的所有情感中,最容易被激励的是愤怒、仇恨和骄傲,最难以唤醒的是爱、同情和宽恕,所以耶稣走进了麻风病人中间。

因为他藉由一块叫“不是”的脚踏石出了井。

猴子对观音说:菩萨,那一堆人,……你看喜剧,我看悲剧。你拈花微笑,我血脉贲张。让我焚身耍一回吧……

众生不然,

我所拥有的自由,就是慈悲心和欢喜心。刀刃落到颈项的刹那,请允我为这冰凉而大笑。

众生以为真实的自己在井里——自己真实在井里,

你的一点善意就是暗夜树丛里一只飘飘飞近的萤火虫,或许不能照明,却仍然会给他带来欣喜,支持他走近亮着灯光的草屋。

他不认为那是他的影子。

尘土之夜,太阳的孩子凫游在血管里。我们叫着光子,光子……

因为他从未上过井沿,

对爱人们说——所谓缺点造就了独特性,犹如她脸上的雀斑。

从未临井照影过,它完全不知道那是影。

如果我的肩膀不是神的坐骑,你们将如何聆听大海的喘息?

众生有时非常享受他的井,

虽然迟了一生,你还是来了。

享受他在井中,

狐狸相,观音心。孙悟空必过炼丹炉,否则只是一个小妖精。

例如他享受我是某某的井,享受我是谁谁的井,

文字就是我的般若。妄想难伏,决不妄语。

享受我有什么的井,等等。

我的追赶,带着祖祖辈辈的蛮;你的凝望,是我生生世世的家。

每一个“是”都是井,

我不知道她从哪里来,当她环佩叮当与我擦身而过时,我叫她偶然,直到有一天……我悚然一惊,拔腿狂奔,听到她银铃般的笑声在风沙里传来,却不见她的身影,我才想起她正是我失散已久的……命运。

认识到每一个“是”都“不是”时是出井。

接舆凤歌,阮籍歧哭,大好山河,犹在梦中。

但如果你坚持“不是”是“不是”,

今天,他还是一堵墙。一堵半截的墙。一堵倾塌的墙。一堵曾以影子遮盖了天空的墙。一堵剥落了油彩裸露出尖利石块和钢铁内脏的墙。一堵曾经追赶大地的奔跑永远放射万道霞光的墙。一堵扑向所有人梦境挤压恐惧并勒索人们疯狂歌唱来取代灵魂深处瑟瑟呻吟的墙。一堵已然越过的墙。一堵虚幻的墙。

你又进入另一口井——

我无法拆毁观念的囚笼,但我可以跟随着温暖的血。

一口叫“不是”的井。

没有人知道鱼怎样做梦。神秘就在眼前,我们视而不见。

没有是、不是,不存在于两端的人才出了井。

如果你匍匐下来,你也能听到大地的心跳。

那位出了井的人,

死心之后,开始战斗。可以战死,不能憋死。

不但认识到在井的不是他,是他的影子,

蚂蚁的困难是——这大象的心脏,我怎样才能放回自己的胸膛?

他还认识到,就连井也是一个幻影。

不要赠送那么重的礼物。如果他不接住,你只能砸着自己的脚。

不存在井,也不存在临井照影的人,

误读秉烛,开启了另一个人的心智之门。词语世界的自足,力量展现在人的肉眼不见之处。

更不存在井里的影子,

每个人的身上都珍藏了一个源头,通常我们自己看不见。

更更不存在井里的影子是真实的我、真实的什么的情形。

荷马唱诗的时候,他颤抖的琴弦追逐着神的跫音。

我“是”她太太,我“是”他先生,

热爱生活,还要蔑视生活。蔑视生活的资格就是热爱生活。

这“是”我儿子,那“是”我的房子、我的车, 等等,

所有人都会成为自己欲望的俘虏。但这不是结局,而是开始:漫长的越狱由此展开。

都是一口井。

人曰,讨米供花子;人曰,自己害脓淌,还给别人治痔疮;人曰,泥菩萨过江……然而自身能保再去保人至多是好汉,自身难保还要保人才是菩萨,故曰,泥菩萨是真菩萨。

你在井里的标志是,你以为那是真的。

美人一笑,春风满怀。即使没有了羽毛,我也要把翅膀张开。

在井里没有什么问题,

每个成年人的身躯里都隐藏了一个6岁的皇帝。平时他深居简出,用含糊不清的声音向奔走操劳的我们发号施令。某些时刻,那个孩子从高高的王位上跳下来,赤着脚,撒野跑向门外,拉起对方的小手,在沙滩上撒下欢乐的争吵和叫喊……爱情,就是两个孩子的游戏,但人们通常称之为自由。

以为它们是真的也没有什么问题,

有时候我几乎有些惭愧,觉得自己是女人派到男人里的一个间谍。

只是当有一日你失去它们时你会痛苦,

生而为人,是此世的大秘密。在这个秘密里遇到你,乃为秘密中的秘密。

若不明白这个真相,

我像一根竹笋从地下冒出来与你相会。你到来的时候,听见我的歌声,看见一座竹林。

喜欢就是痛苦的因,

紧要的事和重要的事总是互相打架,每每,重要的事放下……老之将临,他惊恐地醒悟,他度过了别人的一生。这个别人,他每天在路边的小贩前遇到,也会每天在洗手间的镜子里遇到,客客气气地点头微笑,压抑着胸腔里即将夺口而出的风暴……

拥有就是培养痛苦……

有些词语被寄存在遗忘之乡,像孤儿那样默默长大。当人们心力交痒仆倒之时,它蓦然现身,还端来了深山里的泉水。

一个没有醒悟的“是”,

我们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居住着一个小丑。我们把他关在屋子里,听见他在深夜发笑,在清晨哭泣。有时候他从窗户里跳出来,绕到身后,向路人掀起主人的尾巴……

是一切苦的源头。

世界是平的。实际是不平的。

这是为什么诸佛都说“不是”的原因。

月亮开门,请接纳一个孩子心里的阳光——题强强的丙烯画《奔向月亮》。

但千万别以为他们说的“不是”是真的“不是”,

许多个小心眼加起来,加不成一个大心眼。人家比大,我们比多。

若真的以为那“不是”是“不是”,

世人跟从普世价值,诗人追寻普时价值。

你又掉进了另一种“是”里而不知。

在地上写字的人在天上盖房,唯有这沉重的肉身令快跑的清风难堪。

诸佛菩萨口中的“不是”是“是”的药方,

词语的重量会被媒介改变,其情形就像旅行者来到兄弟之邦,大家看上去一模一样,却说着彼此听不懂的方言。

那只不过是一种救赎,

权力与权利之间的战争永无休止。胜利者也永远不会懂得,他的飢歌也正是哀歌。

把以为有病的人救到以为没病的地方。

讽刺的消极意义相当于……你仰脸吐出一口痰,过一会又落回你自己的脸上。

众生都活在“是”里,

陀螺说,我也曾挣扎着站起来,可命运却总是让我东倒西歪。

以为那“是”是真实的;

失踪者留下一句残酷的谜语,转身变成一僧明的人。从此他将无处不在,无时不在。

诸佛菩萨都活在“不是”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