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历:短诗十六首

图片 1

我们一同呼吸 杨树柳树松树柏树雪杉银杏 桃花杏花马蹄莲柳叶桃太阳花
白菜土豆萝卜大葱辣椒紫甘蓝 我们大家生长在同一个园子里

故乡.背影

木梳草

这里 小草把大树高高举起牵牛花把梧桐树紧紧缠绕
韭菜割了一茬又长出一茬豆角拉了蔓麦子迫不及待等着入住
蜜蜂飞来飞去忙碌中把多情的蜂巢筑在那棵被遗忘的老榆树上 这里
松柏炫耀着四季常青的快乐 向日葵讲述着追逐太阳的疲惫
茉莉无意间散发出淡淡的香气牡丹慵懒着遗传的华贵

故乡

梳风,梳雨,梳跳跃的阳光

油菜花浅浅的笑洋槐花忧伤的泪 卷心菜层层叠叠的烦恼梧桐树疯狂的心跳
高傲的杨树俯身为马蹄莲遮挡烈日
耿直的大葱捧来一滴水珠把脚下的狗尾巴草滋润
许多花在注目中纷纷凋零有的孕育了果实却深深埋藏
风不怀好意传递着园中所有的秘密 雨水尽量冲刷走一些不愉快的情节

故乡是游子心上一块

木梳草形同木梳,蕨类

我谢了你开了 我绿了你红了 在看不见的大地深处我们的根须紧紧握在一起
在同一片斑驳的阳光下我们互相注目一同呼吸

隐隐作疼的伤疤

长在田边地角,坡上坡下

油菜花像个忧郁的诗人

长在岩缝中间,屋脊上面

长着长着,春天就病了

梳凌乱日子,梳枯黄头发

白鹤的两只脚

梳弯弯的今生,梳长长的来世

没有踏入同一条河流

木梳草耐寒耐旱,像众多乡妹子

水稻修行了一辈子

举着柔韧的手臂,伏在地上

献出的舍利,压弯了世俗

梳风,梳雨,梳跳跃的阳光

大黄狗有眼有珠

还是认不得自家主人

藩茄红了

谁叫他少时离家老大回?

南瓜红了

玉米早已习惯一个人背着娃娃

镰刀红了

苦瓜默默把苦吞进肚里

锤子红了

小鸟儿喜欢读书

初秋的磬声,也红了

但不练习飞翔

青花椒变红成了红玛瑙

他害怕一张开翅膀

红裙子飘进高粱地

故乡就像鸟巢一样空空

竹背篓装满了红玉米

比天空还空

蝉声红润

图片 2

蛙鸣清凉

乡村素描

夕阳把一盏盏霓虹,举出荷塘

1

慢慢冷却

空巢老人,牵着夕阳散步

奔跑的马群踏破红尘

留守儿童,被牛儿放牧

摇身

2

飘成了雪白的月光

炊烟把乡愁上升到一个时代的高度

打黑桃

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打黑桃,是老家初秋的

3

兴奋点

狗吠的声声急,是留守的心声

竹竿,木棒,一阵敲打

一字一句,发自肺腑

噼里啪啦

高层还是听不见

褐色的黑桃,像烤焦的麻梨

4

掉落树下

草儿是茂盛的思念

孩子们大呼小叫,在黑桃树下

盖在山坡光秃秃的头顶上

捡黑桃

医乡思病,成为一个村庄的头等大事

没脱壳的,装进筐里

5

脱壳的,用石头砸开

小河照样把时间流走

抠出嫩白的桃仁,放在齿上

孤独的岸,仍然被遗忘

——吃着,吃着

被留守

手就黑了,嘴也黑了

图片 3

黄葛树

老家的柴门

带着欲罢不能的老

老家的柴门,由光线,鸟鸣,狗吠

颤颤巍巍的黄葛树

泥土的气息建构而成

站在

每天早上,柴门被大山的双手推开

垭口,路边,庙前

小河则像一个有恋母情结的小孩

簌簌低唤

迎面扑来

你的乳名

麻雀继续散落院坝

苦楝树

讨论诗歌

开紫色的花,结椭圆的果

小鸡,偶尔把细节雕琢

苦楝树有多苦

柴门不拒绝一朵花开

吃过忆苦饭的人,记忆最深刻

也不删除一只蜜蜂来访的信息

当年,生产队里开大会

柴门面对着厨房

煮一锅代表旧社会的大杂烩

他是温暖的

分而食之

父亲把孤独的文字

其中掺有苦楝皮和苦楝果

喂进灶膛

吞下忆苦饭的人,醉酒一样

父亲的表情是温暖的

一边呕吐,一边控诉

一缕炊烟寻找弟弟打工的消息

在万恶的旧社会

寒冬的内心,也是温暖的

穷人就是苦楝树

图片 4

从生苦到死,从头苦到脚

乡村现状

为了不受二茬罪,再吃二遍苦

一座一座遥遥相望的坟

坚决打倒苦楝树

像春天开在山坡的花朵

说着说着,就把手上的土巴碗

和生前有一样的孤独

啪的一声

柴门虚掩着

碎在了地上

空巢老人躺在床上

花椒树

偶尔有光线进去

花椒树多是嫁接

看一下她,是否活着

老家叫“靠”

老黄狗的问候

所谓“靠”,即是剖开老枝

不再那么亲切

启半茎,插进砂罐

在只有留守儿童,留守妇女

上土包好

和空巢老人的村庄

生根发芽,便可移栽

他必须学会扮演一个强悍的角色

“靠”,就是传说中的

老黄牛有了职业倦怠

移花接木

农二代,农三代也是

当年,母亲在院子里

叫他们像庄稼一样种在这里

“靠”了一棵花椒树

简直是对牛弹琴

久了,花椒树枝枝桠桠

六十多岁的老人

越长越像花椒树

还在稻田里为一斗米折腰

花椒树春开花,夏结籽

尊严的高度

嫩绿,老红,颗粒细小

高不过一粒稻谷

除追风祛湿健胃外

火车永远怀着一肚子

麻,是花椒最大的特点

苦水和思念

与辣并列

与故乡背道而驰

占据川味,半壁河山

无论怎么奔跑

花椒树浑身是刺

都消除不了内心的愧疚

摘花椒,稍不留神

杂草与庄稼试比高

就会流血挂花

占了上风的杂草

伤口虽小,会痛很久

慢慢长到空巢老人的头上

芭茅和柏树

代替他们吃苦

开不败的花是芭茅

代替他们继续贱贱地活着

冻不死的树是柏树

图片 5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