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连金•西多罗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艺术展”开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山上的积雪》 1976年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中俄建交70周年。在这意义非凡的日子里,由中国美术馆和俄罗斯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中国美术馆国际美术作品捐赠与收藏系列:瓦连金西多罗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艺术展于2019年7月28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原标题:看两位俄罗斯美协主席笔下伏尔加河的唯美与不屈精神

《春天涨潮》 2002年

展览现场

7月28日,由中国美术馆和俄罗斯美术家协会共同主办的中国美术馆国际美术作品捐赠与收藏系列:瓦连金西多罗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这两位艺术家曾先后任俄罗斯美协主席,长期致力于俄罗斯艺术事业的发展,一位基于对故土的记忆与怀念和对时光的深刻思考营造出安详静谧的画境;另一位以刀代笔,塑造了契合民族精神和生命张力的典型形象。展览共展出作品58件。

展览:中国美术馆国际美术作品捐赠与收藏系列:瓦连金·西多罗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艺术展

瓦连金米哈伊洛维奇西多罗夫出生于1928年,油画家,获人民画家称号,俄罗斯艺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苏里科夫美院教授、西多罗夫工作室导师,曾履职俄罗斯美术家协会主席23年,2009年成为俄罗斯美术家协会终身荣誉主席。

据悉,展览之际,两位艺术家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12件。

展期:2019年7月27日 至 2019年8月11日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地点:中国美术馆

卡瓦利丘克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出生于1959年,雕塑家,获人民画家称号,俄罗斯艺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总统文化艺术顾问,俄罗斯美术家协会主席,俄罗斯联邦公众院文化分部委员会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在展览前言中写到,这两位艺术家,一位基于对故土的记忆与怀念和对时光的深刻思考,创造出抒情细腻、充满诗意的艺术语言,营造出安详静谧的画境;另一位对客观现实世界和微观世界都充满强烈的好奇心和高超的表现力,以刀代笔,塑造了契合民族精神和生命张力的典型形象。这次展览将在柔丽与雄强,纯真和静穆之间演奏出一曲力与美兼具的交响乐,余音绕梁,令人回味无穷。

西多罗夫和安德烈两位先生长期致力于俄罗斯艺术事业的发展,均获人民艺术家俄罗斯艺术科学院院士等荣誉称号,并相继任俄罗斯美协主席,在文化艺术诸领域成就卓著。

2019年,时值中俄两国建交70周年,中国美术馆策划了西多罗夫和卡瓦利丘克艺术捐赠与收藏展。两位艺术家相继担任俄罗斯美协主席达33年,他们的艺术立足于现实主义,从写实入手,分别运用绘画和雕塑两种不同的艺术语言,通过取舍与概括,将主体精神传达于客体物象之中,以饱满的热情讴歌了俄罗斯大地上的风土人情。

展览现场

这两位艺术家,一位基于对故土的记忆与怀念和对时光的深刻思考,创造出抒情细腻、充满诗意的艺术语言,营造出安详静谧的画境;另一位对客观现实世界和微观世界都充满强烈的好奇心和高超的表现力,以刀代笔,塑造了契合民族精神和生命张力的典型形象。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说。

西多罗夫:描绘彩色的诗画

西多罗夫和安德烈的艺术皆源自现实主义。西多罗夫在风景油画中追求东方情调,其作品具有温暖、抒情的倾向;安德烈从表现现实人物转向物象的微观形式探索和精神意义,其作品是静穆、冷峻的。邵大箴评价道两位艺术家的共同特点是对自然、对民族、对生活、对社会都具有浓厚的情感,他们用沉静的心情进行艺术表现,他们都致力于艺术事业,并在各自的创作领域成就卓着。

瓦连金西多罗夫,《春天涨潮》,2002

瓦连金·米哈伊洛维奇·西多罗夫的作品很容易引发中国观众的共鸣。这位生于1928年的老艺术家,在将近一个世纪中,历史跌宕起伏,艺术家平静和悦的心境沉淀出具有俄罗斯风格的诗情画意。

展览现场

西多罗夫:追求温柔的东方情调

西多罗夫的油画作品始终围绕着俄罗斯乡村的田园生活,他用笔下淡雅的色彩阐发了对于故土无尽的依恋。天空蔚蓝,白云朵朵,大河流淌,林木葱郁,阳光闪烁于其间。在他的画幅上,既有辽阔无边的广度,又有清新高远的深度,俄罗斯古老的大地在画布上绵延伸向远方,观看者的视觉神经被精妙的色彩所触动,目光随之渐渐延展向心灵的远方。

西多罗夫的油画具有深沉厚重的审美意象,画作中纤细的笔触层层铺陈,他钟爱用银灰色的调子展现俄罗斯乡村的四季景致,天空低沉,大地辽阔,让人想起俄罗斯诗人叶赛宁的田园诗。他的作品于平凡中见诗意,于单纯中见情致,像一首首对俄罗斯乡村田园生活的咏叹调,充满了对故乡的眷恋之情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给人带来内心的平静。他对土地的热爱,对生命生生不息的颂赞这一主题切中了人类共同的情感因素和文化母题–故土与思乡。

瓦连金米哈伊洛维奇西多罗夫出生于1928年,油画家,获人民画家称号,俄罗斯苏里科夫美院教授、西多罗夫工作室导师,曾履职23年,2009年成为俄罗斯美术家协会终身荣誉主席。

但他的创作并不是单纯的对景写生,而是经过长期的观察,通过感悟,在记忆深处重新唤醒之后的书写。在这种创作状态中,抒情成为他作品中最突出的风格特征。西多罗夫擅长运用温和细腻的色彩层层铺陈,他那近于平涂的细密笔触,在大小色块之中传达出个人丰富含蓄的情绪变化,如此轻声细语,如此平易近人。《夜晚的山上》《粉红色的夜晚》《春天涨潮》《雪化了》……仅仅阅读这些画作的名称,就可以让人强烈地感受到画家与故土朝夕相伴的深厚情谊。

展览现场

西多罗夫在风景油画中追求东方情调,其作品很少描绘高山大川的雄奇险峻,而是始终围绕俄罗斯乡村的田园生活而阐发,具有温暖、抒情的倾向。于平凡中见诗意,于单纯中见景致,像一首首对俄罗斯乡村田园生活的咏叹调,充满了对故乡的眷恋之情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意,给人带来内心的平静。他钟爱用银灰色的调子展现俄罗斯乡村的四季景致,天空蔚蓝,朵朵白云如梦似。

文学性往往是俄罗斯艺术家的共有基因。西多罗夫也不例外,他的风景画在缓缓的抒情之中把文学特有的叙事性巧妙地展现出来。乡间山脚下的树丛旁,一大一小两头牛在悠闲地啃着积雪融化后显露出来的草根。笔触与色调构筑起质朴的画面形式美感,不但引发起观者审美上的愉悦之情,同时勾起了淡淡的亲情回忆。毫无疑问,画家心中的诗情伴随着眼中的阳光与笔下的色彩一道融入了风景之中。此时的风景,不再是外化的自然风物,而成为了人的精神在自然界的映射。他的这些风景画遥接了西方画坛上诸多风景大师对自然的认识与形式美感创造的传统,成为继19世纪伟大的俄罗斯“巡回画派”抒情风景画家列维坦之后又一位风景师高手。他作品中诗化的形式美感与别具一格的色彩运用,与中国观众长期以来从唐诗宋词中领悟到的诗性审美经验非常接近,极易博得人们的喜爱。

安德烈作品题材涉猎广博,收放自如,从具象到抽象,从宏观到微观,从传统到现代,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实验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他塑造了众多大型室外纪念碑式雕塑作品,既是个人肖像也是俄罗斯人民集体群像的生动写照,映射出俄罗斯庄严静穆、坚韧不屈的民族精神。他的动物雕塑作品充满激昂的动感和雄健原始的力量感,给观者带来健美、雄强的审美意趣。与此同时,安德烈对当代艺术的发展和趋向非常敏感,他通过观察高倍显微镜下的微观世界,感知生命的多样性和结构的复杂性。

瓦连金西多罗夫,《晴朗的秋日》,1994

尼古拉耶维奇:生命的张力

展览现场

在他创作的《春天涨潮》、《晴朗的秋日》和《花园里的最后一场雪》中,西多罗夫运用温和细腻的色彩,层层铺陈的近于平涂的细密笔触,于大面积色块中见丰富精致的细微变化,整个画面洋溢着装饰性意趣,平易近人,连那普通的乡村生活都充满了蓊郁清新的诗意。其艺术中所表现的河流、花园、树林,令人一下子感觉仿佛有故事,使观者在对画面形式产生审美愉悦之际,勾起淡淡的乡愁。作者胸中的诗情伴随着眼前的阳光与笔下的色彩进入了化境。

从雕塑家卡瓦利丘克·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的艺术生涯来看,他最擅长创作纪念碑式的大型雕塑。《第一次世界大战英雄纪念碑》《全俄皇帝亚历山大三世纪念碑》《普希金纪念碑》等,既是他个人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也是俄罗斯人民集体群像的生动写照。

此次展览共展出作品58件,其中油画24幅,雕塑34件。藉此展览之际,两位艺术家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12件,其中有5件西多罗夫的油画作品,7件安德烈的雕塑作品,将作为珍贵的国际艺术财富永久收藏在中国美术馆。这是中俄两国文化艺术交流成果和深厚友谊的见证。相信此次展览和捐赠作品将产生更大的社会效应,为中俄文化交流的持续发展做出贡献,并在未来两国的人文交流中产生深远影响。吴为山说。展览呈现在中国美术馆13-17号展厅,将展出至8月11日。

瓦连金西多罗夫,《花园里的最后一场雪》,1970

可惜这些都是超大型作品,无法在博物馆展厅中展示。观众只能在游历雕塑所在的具体地点时,结合环境观看,才能欣赏到最佳效果。不过,展厅中摆放了卡瓦利丘克创作于2017年的两件小雕塑,我们略略可以想象放大之后的效果。这两件作品均以上世纪40年代俄罗斯工人为刻画对象,两名建设者在工作一瞬间流露出来的火热激情,被雕塑家敏锐地捕捉到了。

前言

对土地深切的热爱,把爱和生命延续,这是西多罗夫最为关注,也是一再表现的主题。除了描绘寻常田园生活之外,他的油画也具有深沉厚重的审美意象。《古老的伏尔加河》所描绘的正是这条世界上最长的内流河,也是俄罗斯的母亲河。在这幅画中,俄罗斯古老的大地绵延伸向远方,广袤无垠,将观者的视线和心绪也一并带到了远方,展现出俄罗斯幅员辽阔、地广人稀、景色壮美的自然特征。

雕塑家通过另一类作品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同行——人类艺术史上的前贤。展厅中有两尊列夫·托尔斯泰全身像,一尊荷兰17世纪大画家伦勃朗的全身像,还有陀斯妥耶夫斯基的头像,无不表现了这些艺术大师陷入思索时的静穆状态。雕塑家借此表达了伟大人格的动人之处。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恰逢中俄建交70周年。今年对于中俄两国都是意义非凡的一年,既是见证深厚友谊的里程碑,又是在新的高度上取得更深入合作交流的起点。在这美好的时刻,举办瓦连金西多罗夫、安德烈卡瓦利丘克艺术展,可以说对进一步促进中俄艺术家心灵的互通,情感的共融,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西多罗夫和安德烈两位先生长期致力于俄罗斯艺术事业的发展,均获人民艺术家俄罗斯艺术科学院院士等荣誉称号,并相继任俄罗斯美协主席33年,在文化艺术诸领域成就卓着,影响远超俄罗斯联邦的疆土。两位先生的艺术均立足于现实主义,从写实入手,建立了主观与客观之间的对话,以自己的情感、观念和哲学思考对艺术对象进行取舍、概括,以主体之神思妙绘客体之物象,达到了内容和形式并举,真实与诗意并存的艺术境界。俄罗斯着名油画家瓦连金米哈伊洛维奇西多罗夫曾担任俄罗斯美术家协会主席23年,2009年成为俄罗斯美术家协会终身荣誉主席。他出生于1928年,岁月静静流淌将近一个世纪,在跌宕起伏的历史进程中,沉淀出艺术家平静怡悦的心境。他的作品几乎很少描绘高山大川的雄奇险峻,而是始终围绕俄罗斯乡村的田园生活而阐发。他的笔下天空蔚蓝,朵朵白云如梦似幻,俄罗斯古老的大地绵延伸向远方,广袤辽远,将观者的视线和心绪引向远方,展现出俄罗斯幅员辽阔、地广人稀、景色壮美的自然特征。他的创作并不是单纯的对景写生,而是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观察、记忆、感悟,自然而然地达到抒写的艺术状态,抒情是其作品的主旋律。温和细腻的色彩,层层铺陈的近于平涂的细密笔触,于大面积色块之中见丰富精致的细微变化,画面洋溢着装饰性意趣,平易近人,他笔下的普通乡村生活充满蓊郁清新的诗意。对土地深切的热爱,把爱和生命延续,这是西多罗夫最为关注,并且一再表现的主题,这个主题奠定了他的艺术高度。文学性、抒情性、叙事性是俄罗斯艺术的重要特征。西多罗夫的艺术中所表现的河流、树林、乡村,令人一下子感觉其中仿佛有故事,它使观众在对画面形式产生审美愉悦之际,勾起淡淡的乡愁毫无疑问,作者胸中的诗情伴随着眼前的阳光与笔下的色彩进入了化境。风景,是人精神的对象化,在伟大的自然与心灵之间,西多罗夫描绘了一道最美丽的彩虹,那就是他丰富而动人心弦的作品。他的这些风景画遥接了欧洲有史以来诸大师对自然的认识与形式的创造,也进入中国观众的诗性审美经验范畴。着名雕塑家卡瓦利丘克安德烈尼古拉耶维奇出生于1959年,现任俄罗斯美术家协会主席,俄罗斯总统文化艺术顾问,俄罗斯联邦公众院文化分部委员会主席。在40多年的创作活动中,他在俄罗斯、欧洲和亚洲创作并制作了60多组大型室外纪念碑式雕塑作品,造型雄厚,体块严整,线条爽利,气势恢宏。他非常注重雕塑与雕塑之间,雕塑与周围环境之间的呼应关系,和谐统一,浑然一体。对主题、形象和心理的高度认知,使他的作品不仅富于学院派的精确严谨,传统派的古典高雅,更能突显俄罗斯人民的精神风貌和民族气质。如《第一次世界大战英雄纪念碑》《全俄皇帝亚历山大三世纪念碑》《普希金纪念碑》等等,既是个人肖像也是俄罗斯人民集体群像的生动写照,映射出庄严静穆、坚韧不屈的民族精神。他的艺术风格非常鲜明,往往从内在发出一种特殊的声音,是艺术家的心声,亦或是艺术家赋予雕塑的生命之音。他的《切尔诺贝利受害者纪念碑》是关于核电站悲剧主题的最佳作品之一,这件雕塑极富艺术表现力和视觉冲击力,是20世纪末俄罗斯雕塑中最具纪念意义的艺术作品之一,在悲剧基调中涌动着生命的张力和人文主义关怀。他的动物雕塑作品往往表现骏马、猛禽、猛兽,同样具有纪念碑性,形象鲜活生动,动态自然逼真,充满激昂的动感和雄健原始的力量感,给观者带来健美、雄强的审美意趣。与此同时,安德烈对当代艺术的发展和趋向非常敏感,近年来,他的关注视角从宏观的现实世界转向微观的人体内环境,表现染色体、细菌、人体细胞等高倍显微镜下的微观世界,并运用动态照明等现代科学技术,赋予其形式的多样性和结构的复杂性,增强对细胞结构的生命感知。安德烈的艺术作品题材广泛,收放自如,从具象到抽象,从宏观到微观,从传统到现代,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实验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这两位艺术家,一位基于对故土的记忆与怀念和对时光的深刻思考,创造出抒情细腻、充满诗意的艺术语言,营造出安详静谧的画境;另一位对客观现实世界和微观世界都充满强烈的好奇心和高超的表现力,以刀代笔,塑造了契合民族精神和生命张力的典型形象。这次展览将在柔丽与雄强,纯真和静穆之间演奏出一曲力与美兼具的交响乐,余音绕梁,令人回味无穷。藉此展览之际,两位艺术家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12件,其中西多罗夫油画作品5件,安德烈雕塑作品7件,作为中国美术馆珍贵的国际艺术财富永久收藏,是中俄两国文化艺术交流成果和深厚友谊的见证。相信此次展览和捐赠作品将产生更大的社会效应,必将引起中俄文化交流的持续发展,并在未来两国的人文交流中产生深远影响。

瓦连金西多罗夫,《古老的伏尔加河》,2019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