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艺术家王晓棠:做人民的好演员

图片 1

图片 2

在电影圈,演主角当然光芒万丈,但演配角也可以让人念念不忘。91岁的北京电影制片厂的老艺术家方辉就是一辈子演反派,他出演了《英雄虎胆》中的李汉光、《无名岛》中的国民党兵冯占魁、《侦察兵》中的敌作战处处长等几十个反派角色和落后分子,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前,本报记者来到方辉老师在北京的住处,采访了这位老艺术家。他告诉记者,自己一辈子演反派一点也不遗憾,“演员无法选择,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演好戏,做好人。”

做人民的好演员

“大导演严寄洲一眼就看上了我”

——访电影艺术家王晓棠

1928年出生的方辉是沈阳人,父母都不从事文艺工作。他小的时候喜欢看电影,家附近就有电影院,他还记得当时看过《火烧红莲寺》、《女镖师》等影片,尤其喜欢王人美的《渔光曲》。15岁,他来到北京求学,就读于位于广安门的西北中学。高中时经常参加各种社团的演出,开始积累表演经验。1950年参演《民主青年进行曲》,逐渐由半专业的演员成为专业演员。

■解放军报记者 袁丽萍

1958年,他在王少岩执导的电影《三个战友》中扮演“大洋马”。这是他整个演艺生涯中不多的主角角色。影片讲述了三个战友复员后回到家乡投入农业建设的故事。方辉的表演朴实幽默,充满了生活气息。

1963年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中,王晓棠饰演金环、银环。

“在这段时间里,我演了很多正面的角色,比如青年学生、进步工人等。”方辉老师说,当时八一厂的大导演严寄洲有一次见到他,就看上他了,“他说一个眼神就看上了我。”当时严寄洲正在筹备《英雄虎胆》这部电影,里面的匪首李汉光还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严寄洲看到方辉后,觉得他的眼神中有一股“匪气”,于是邀请他出演这个人物。《英雄虎胆》由于洋、王晓棠、张勇手等主演,这部影片公映后,成为了红色经典,直到今天,这部影片依然被观众们津津乐道。

在担任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期间,王晓棠办公室对面的一间屋子里,放着一张剪辑台,它记录了王晓棠在这张剪辑台上工作的日日夜夜。电影《解放大西北》《追踪李国安》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为了演好李汉光这个角色,方辉可没少花功夫。他回想起新中国成立前自己在天桥的生活体验。当时的天桥鱼龙混杂,有很多类似李汉光这样的人物,他把自己记忆中的这些人物进行综合,加上发挥想象力,最终创作出李汉光这个角色。对于方辉来说,这部影片是他演艺生涯的重要转折点,在演过李汉光这个角色后,他的形象一下子被定型了。此后的几十年,他出演的都是反面人物和落后分子。对此,他没有任何怨言,反而是兢兢业业演好每个角色,得到了观众的一致肯定。

王晓棠,江苏南京人,1934年1月出生于河南省开封市,国家一级演员,电影艺术家,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她曾饰演过《边寨烽火》中的玛诺、《英雄虎胆》中的阿兰、《海鹰》里的玉芬、《野火春风斗古城》中的金环和银环等,塑造了众多深入人心的经典银幕形象,深受观众喜爱。在担任八一电影制片厂领导职务期间,曾主持《大决战》《大转折》《大进军》等一系列重大题材电影摄制。

1959年,谢铁骊执导的电影《无名岛》公映。方辉在片中扮演彪悍的冯占魁,欺下媚上,将国民党兵的顽劣形象刻画得活灵活现。方辉老师回忆,这部影片是在广州汕头取的景,当时为了体验生活,特地去跟渔民生活了一段时间,还亲自下海打鱼,“不学习很难感受生活,跟不同年龄层的渔民接触后,就能抓住人物的特点,再把这些渔民身上的特征集中到人物身上,就能把角色演得生活化”。

记者:您的军旅艺术路是怎样开始的?

方辉随后饰演了很多角色。他在《暴风骤雨》中饰演李青山,在《侦察兵》中饰演敌作战处处长,在《南疆春早》中饰演金朋,在《知音》中出演蒙自边官,在《双雄会》中饰演洪承畴。这些角色大部分都是反派,但方辉演起来得心应手,人物个个令人印象深刻。

王晓棠:从5岁到14岁,我在重庆待了9年,1948年3月举家迁回南京转往杭州。1952年9月,我参军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政文工团京剧团。由于我随京剧团到西北部队慰问演出时多次担任报幕工作,表现比较出色,于1954年3月调入原总政话剧团。1955年借到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了我的第一部故事影片《神秘的旅伴》,1957年又拍摄了《边寨烽火》。1958年3月,我被调到原八一电影制片厂。

时至今日仍有外地影迷来看望

记者:您在电影《神秘的旅伴》中担任女主角,第一次登上银幕,便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表演上,方辉觉得如果演正面人物,往往受很多局限,“像眼睛就不能乱动”,演员在心理上不容易放开。相比之下,反面人物演起来就更加放松,创作的自由度也大些,“演反面人物可以胆子大一点,演得坏一点也没有关系。”

王晓棠:《神秘的旅伴》讲述的是发生在云南边境的反特故事。最初的电影名字叫《两个巡逻兵》,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完后送审,电影局领导建议片名改成《神秘的旅伴》。这部电影在1956年春节上映后,大家都知道那个演小黎英的姑娘,叫王晓棠。

1999年,霍建起导演拍摄《九九艳阳天》,影片讲述发生在养老院的一段故事,由方子哥、谢芳、陈强、李仁堂等主演,方辉在片中扮演老葛头这个角色,“依然是一个落后分子”。这可以说是方辉拍摄的最新一部电影作品。

记者:电影《边寨烽火》获得国际电影节大奖,在拍摄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有着怎样的故事?

曹新华是方辉家的保姆,2017年来到他家照顾老爷子,性格爽朗。她告诉记者,老爷子除了耳朵有点背之外,身体非常硬朗,年轻时1.81米的个子,很威武。方辉有5个孩子,老大是女儿。几个孩子每两周来看他一次。方辉的老伴以前也做过演员,后来在地质部工作,十多年前去世了。老人每天傍晚六点吃完晚饭后,喜欢下楼去小区里的一个小公园蹓跶,不过他性格比较低调,常常是躲着人走。平常也有外地的影迷来看望他,但他很谦虚,觉得人家是“冲着作品来的”。

王晓棠:《边寨烽火》是长春电影制片厂的第一部彩色故事片。1957年,《边寨烽火》已经拍到快一半的时候,导演林农决定换成我饰演女主角玛诺。我一到位导演便临时决定拍摄一组正式的特写镜头:“思念多隆”,内容是丈夫多隆因为被坏人挑唆,跑到界河对岸国民党那边,玛诺深夜在大树下思念他。我一秒钟入戏,俯身采了一朵花,举到眼前,泪水顿时顺颊流下。导演看得忘记喊“停”,我便一直延伸情绪。1958年,这部电影拿到“第11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参赛,我获得了“青年演员奖”。

老爷子平常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电视、读报,桌子上放着放大镜,“这是我的专业,活到老学到老,不能丢。”一年中也有几次跟老朋友聚会的时间,比如跟于洋、杨静夫妇见上一面,“都是几十年的老友,他们都是很开阔的人。”

记者:在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中,您成功塑造了性格不同的金环、银环姐妹俩。您是如何完成这样性格不同人物塑造的?

老人住房的客厅和墙上挂着多张他饰演过的角色的剧照,最大的一张就是《英雄虎胆》中李汉光的造型,“这部电影是我演艺生涯的一个转折点,演员不能选择导演,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演好戏,做好人。”

王晓棠:著名作家李英儒曾是中共地下党员,他创作了长篇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1962年10月,严寄洲导演找到我,让我出演姐妹二人。我说:“要么就别演,要演就得演好。”当晚,我重新看了一遍小说决定出演。为了演好金环、银环姐妹俩,我与严寄洲导演多次研讨剧本,重写了七八场重要的戏:“姐妹两次相见”“银环夜访”“金环牺牲”……严寄洲导演都采用了我写的戏,拍摄的效果很好。因为这部电影,在1964年评选第三届电影百花奖活动中,我以高票荣获“最佳女主角奖”。

记者:电影《英雄虎胆》中的阿兰是您唯一饰演的反派角色,您也曾说过,您创造了一个特例。这是一个怎样的特例呢?

王晓棠:我将要调到八一厂的前夕,原总政话剧团一位女队长对我说:“听说你一到八一厂就要演《英雄虎胆》里面的女特务阿兰,你一定不要演。你之前演的小黎英、玛诺都是非常善良的姑娘。”但我看了剧本后,觉得阿兰不是一个完全的反面人物,她是一个“被侮辱、被损害的形象”。演员应该能演各类角色,做到一人千面。

电影上映后,我熟悉的战友和观众,当看到最后一枪把阿兰打死了,惋惜地说:“她也‘牺牲’了。”对一个反面人物表现出惋惜,这在当时有着一定争议。但我认为这才是阿兰。厂长陈播说,她演出了人物的复杂性。所以,这部片子是我唯一演过的反派,但是它创造了一个特例。

记者:您塑造了很多生动且富有感染力的人物形象,也创作了很多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您能讲讲自己的心得吗?

王晓棠:刻苦用功。每部片子每天拍完戏,我都要写笔记,总结自己今天的拍摄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1958年,我在《英雄虎胆》中饰演女特务阿兰,1959年我又在电影《海鹰》中演一个女民兵连长玉芬。当两部电影的剧照放在一起,大家都说这是两个演员。这是我希望达到的效果:一人千面,而不是千面一人。

记者:电影《翔》是您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您为这部电影的创作付出了巨大的心血。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