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诗集: 黄鹂

  「看,一只黄鹏!」有人说。

更无须欢喜——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不过就是一只黄鹂鸟飞上了树,倒剪着尾尖在树叶间呆了片刻,然后又展翅飞走了无踪影这么一个小场景小片段。诗人却以小说的笔法将眼底的瞬间诗景情节化、黄鹂鸟个性化、人物心绪动态化冲突化:鸟儿飞上来勾起人对黄鹂歌唱的期待,对黄鹂正面停驻的期待,但自始至终鸟不随人愿。人期待鸟唱,鸟并不作声。鸟自飞来又飞去,自适天性自得其乐。诗人的可贵在于叙写人的期待与失落的同时,并没有忽略对鸟儿艳异、彩云、浓密之色彩之美与矫健自得的姿态之美的发现与捕捉。眼底的瞬间发现与捕捉化为诗人独特的小说式诗体、镜头式画面而永恒留驻,刻录入世代读者的共鸣与同感。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

艳异照亮了浓密——

  翘著尾尖,它不作声,

“我是天空中的一片云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你有你的

  艳异照亮了浓密——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它飞了,不见了,没了——

翘着尾尖,它不作声。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在转瞬间消逝了踪影

  等候它唱,我们静著望,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看,一只黄鹂!’有人说。

怕惊了它。但它一展翅,

它飞了,不见了,没了——

《偶然》也是如此。

最好你忘记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