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真实的嘉妃是什么样子?与如懿传中有什么不同?

《如懿传》中的玫答应虽然产下皇子,但是却让皇帝大怒,那么玫答应白蕊姬生下的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据了解,白蕊姬生下的孩子是一个“鬼胎”,其实就是因为过量服食水银毒导致孩子身体有大量的黑斑,也就是传说中的阴阳脸。
但是原著小说中,白蕊姬生下的是一个双性人,但是孩子虽然同是有着两性器官,但是状态却十分健康。
白蕊姬疗伤时利用白花丹自毁容貌,陷害如懿,以致皇后富察琅嬅险些误断此案,太后乘机插手宫中事务。
怀孕初期就腹痛不止,前三个月更是不思饮食,太医每每叮嘱其要多吃鱼虾贝类,可以生出聪明康健的孩子,她便也欣然接受,每一食必有此物。
怀有龙裔时辇轿冲撞慧贵妃高晞月,为其所恨,而高晞月亦在素练(皇后侍女,实为金玉妍帮凶)指使下在海鲜中下微量的水银之毒,意图使孩子变傻。而金玉妍在背后加重水银之毒,使得胎儿先天虚弱,生下来呈鬼胎之状。畸形胎一生下来即被封进棺椁焚化,蕊姬因此被禁足雨花阁。
因如懿受侍女阿箬诬陷为谋害皇嗣的幕后元凶而脱离阴影,重新走出了雨花阁。知道如懿并非元凶,但为了荣宠,还是用佛珠抽打如懿,以示放下死胎之事,不久受太后提拔晋封玫嫔。如懿离开冷宫后,阿箬被施以杖刑,蕊姬前来亲自行刑以泄失子之痛,并挨了如懿一记耳光,以了二人恩怨。后逐渐失宠。
表面放下鬼胎一事,实则一直暗中追查真凶。受金玉妍蛊惑,误以为富察琅嬅才是害自己失子的元凶,遂与金玉妍合谋。
在金玉妍的帮助下联络慧贵妃的宫女茉心,利用痘疫害死七阿哥永琮;南巡途中,指使人在南巡的船只上涂抹桐油,故意在背后议论琅嬅,致使在船板上伤神的琅嬅失足落水。
大病之后形容枯槁,以自己的性命换取家人富贵,甘愿被皇帝指使,以牛膝草乌汤毒害庆嫔令其难以有孕,被皇帝以鸩酒赐死。死前告诉如懿自己所做诸事,并提到了帮凶金玉妍。
“上谕!玫贵人白氏生下妖孽,令后宫蒙羞,朝堂鼎沸!实属罪不容诛!朕念及多日情分,加之其出身寒微自幼受苦母家无人,赐死留全尸!自此以后,内务府记档将玫贵人的起居全部抹掉,妖孽胎儿火葬,请宝华殿法师超度七日驱邪!钦此!”

3.历史上真实的嘉妃

白蕊姬是一个怎样的人?

摘要:
《如懿传》中的玫答应虽然产下皇子,但是却让皇帝大怒,那么玫答应白蕊姬生下的孩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据了解,白蕊姬生下的孩子是一个“鬼胎”,其实就是因为过量服食水银毒导致孩子身体有大量的黑斑,也就是传

喜爱清宫剧的小伙伴一定没有错过《如懿传》,它讲述了乾隆的第二任皇后辉发那拉氏的人生经历,从最高点跌至谷底的故事。而剧中有一个反派人物,嘉妃,这个人在历史上也是有历史原型的,只不过真实的人物和剧中的差别还是非常大的。那么,真实历史上的嘉妃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与剧中人物有什么区别呢?

白蕊姬利用痘疫害死七阿哥永琮,但实为金玉妍害死七阿哥。白蕊姬以牛膝草乌汤毒害庆嫔令其难以有孕因而被皇帝以鸩酒赐死,但实为皇帝指使。

图片 1

金佳氏出身并不低。据《钦定八旗通志》记载,金佳氏一族有世管佐领的职位,父金三保在雍正末年任长芦巡盐御史,兄金简在乾隆朝是“恩宠甚赫,赐与便蕃,为和珅之亚”的宠臣。乾隆在册封她为嘉嫔的册文里提到,“尔贵人金氏、早毓名门。”在册封嘉妃的册文里提到,“沛新恩于金简。”可见金氏一族并不是小说中的李朝贵族,而是实在的满洲重臣。可以看出历史上金佳氏能成为皇贵妃不仅因为生下皇嗣,她贤良淑德,温顺可人,深得乾隆的喜爱才会扶摇直上。

南府琵琶乐伎出身,受乾隆宠幸封为答应,乃乾隆登基后纳入后宫第一人。出身卑微、自恃清高、伶牙俐齿、嚣张跋扈、恃宠而骄、贪恋奢华。新妃朝见时自恃得皇帝宠爱,讥刺慧贵妃被其掌嘴。嫉妒如懿得宠并陷害如懿用药致其毁容。怀有龙裔时辇轿冲撞慧贵妃。

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中,金玉妍嘉贵人可谓是前期最大的反派,她本是北国(小说设定为李氏朝鲜王朝)金氏贡女,被北国寄予厚望,为母族奉献一生。乾隆皇帝早期妃嫔,容貌美艳,风骚妩媚,姿容精致,华贵万千,又善保养,生养四子。表面心直口快,不善心计,其实城府极深,野心勃勃,狠决老辣。如懿屡次受冤,都是她在背后毒辣盘算,却嫁祸皇后富察氏和慧贵妃,她却坐收渔翁之利。

玫嫔白蕊姬是一位虚构人物,历史上并无此人。

金玉妍在死前换了一身北国家乡的衣装,玫红色绣花短上衣,粉红光绸下裙,梳了整整齐齐的一根大辫子,饰以金箔宝珞,一如初入王府为侍妾的那一日,平静离去。死后虽被皇帝追封淑嘉皇贵妃,却实际被葬乱坟岗。

《如懿传》白蕊姬怎么死的

入宫后,因着新帝登基第一子的祥瑞之说,而心生对后位与皇位的欲望。金玉妍蛊惑素练为皇后除贵子以固太子之位,成功令素练以皇后之名,指使高晞月给皇帝登基后首位怀孕的玫贵人白蕊姬下轻微的水银之毒。而后她又在背后加重水银之毒,使白蕊姬诞下鬼胎,为乾隆所冷落而失宠。高晞月惊惧事情结果,以为因自己下毒所致,情急之下收买了如懿的侍女阿箬,策划嫁祸如懿。

白蕊姬的丧礼办得极为草草,没有追封,没有丧仪,没有哀乐,更没有葬入妃陵的嘉遇,白布一裹便送还了母家。皇帝不过问,太后亦当没有这个人,仿佛宫里从来就没有过玫嫔,连嫔妃的言谈之间,也自觉地掩过了这个人存在的痕迹。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