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一见钟情(微型小说)

摘要:
张宇见到王倩,第一眼就一见钟情爱上她。王倩长的非常漂亮,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闹的张宇心里直痒痒。王倩不好意地低着头,脸红红的,用脚在地上划着划着。好半天张宇才回过

天鹅一去鸟未归良字去点双人陪受尽苦难又变友你若无心又怨谁……清晨。深圳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忙碌的穿梭。郁先生穿戴的很正式,今天他来深圳机场,为的是迎接来自韩国的合作商——金先生。半年前,金先生到过北京,和郁先生开始合作,由于和金先生这样的大腕合作,郁先生的生意越办越大,从国内做到了海外,因此搬家到沿海特区——深圳。为了迎接金先生,郁先生非常害怕迟到,因此,一大早便在这里等待了。半小时后。民航终于飞来了,降落在机场。郁先生望着刚下飞机的人群,金先生穿着十分款式,身边带着一位年轻英俊的小伙子。郁先生看到客人的到来,急忙招手迎了过去,讨好般与金先生握手。经过了简单的寒暄,金先生开始向身边的小伙子介绍,说:”智硕,这就是我经常跟你讲起的郁叔叔!””郁叔叔好!”小伙子礼貌的说,并和郁先生亲切的握手,小伙子的中国话说的和他爸爸一样流利。”这位是您的?”郁先生问。”他是我的独生子,叫金智硕,今年26岁,研究生刚刚毕业……”金先生说。郁先生急忙又说:”小伙子真是一表人才!”金先生一笑,对儿子说:”郁叔叔有个女儿可漂亮了,呆会儿介绍你们认识……”郁先生兴奋的笑着,说:”好呀!好呀!我的女儿最近心情不大好,正需要朋友呢!”三个人有说有笑,上了郁先生的车,开走了。到了郁家。郁先生急忙拿出上品茶叶沏茶,随后又去了女儿卧室,准备招呼女儿出来见客人。此时的郁文汐刚刚起床,呆呆的坐在卧室里发呆。一个月以来,自从杰里米去世那一刻开始,她就整天这样守在卧室里发呆了。她从小在北京长大,刚刚搬家到深圳,还没有来及认识几个朋友。心情哀伤的时候,除了爸爸外,没有别人来安慰。”文汐!来了客人,是你的金伯伯,还有他的儿子,叫金智硕,快出来认识一下……”郁先生说。郁文汐轻轻摇头,淡淡的说:”我想静一静,谁也不想认识。””文汐,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金伯伯是从韩国来的,总该给人家一个面子吧?”郁先生又说。郁文汐不说话。”文汐,你应该知道,爸爸的生意最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规模,还不是全靠与金伯伯的合作吗?人家来了,就算出于礼貌也总该打个招呼呀?”郁先生说的有些急。郁文汐只好站起身,随爸爸一起来到客厅,见过了金伯伯。金先生看到郁文汐,急忙介绍给自己儿子,说:”看到了吗?你郁叔叔的女儿是不是很漂亮,我没有骗你吧?”金智硕一脸潇洒的微笑,与郁文汐友好的握手。郁先生望着金先生的表情,他十分会意的读出了金先生的目的,以往从韩国来,是为了做生意,这次来,是为了”攀亲”.郁先生很高兴能有金先生这样的商业大腕看中他的女儿,于是急忙对女儿说:”文汐,你最近心情不好,让你这位哥哥陪你出去散散心……”不待郁文汐有合反应,金智硕高兴的说:”好呀!好呀!我初次来深圳,也正想出去走走呢!文汐,带我去吧,我想看大海……”郁文汐为了礼貌,只好点头答应了,带金智硕走出了家门。海边。温柔的海风,轻轻的吹拂。海浪,轻吻着岸边的岩石,动作是那么温柔。郁文汐默默了望着大海的深处,从家出来,她没有和金智硕谈一句话。”文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能不能把你的苦闷说告诉我?”金智硕开口说话了。”谁也帮不了我?”郁文汐淡淡的说。”文汐,我请你相信我,我定能帮你!我要给你快乐,我要给你幸福,我不允许你再这样折磨自己!”金智硕说的很肯定。金智硕刚才的话,真不像是刚刚认识的朋友,郁文汐望了金智硕一眼,这一眼,是她正视他的第一眼。”文汐,看着我的眼睛!”金智硕动情的说:”我能帮助你,我能给你幸福!”郁文汐望着他,一直望着他。悄悄的,她的眼睛湿润了,面前男人,拥有一双和戴家炜一模一样的眼睛,她,久久注视着他的目光,久久注视……海浪,涌动了起来。郁文汐的眼泪夺眶而出,她想起了戴家炜,她望着面前的金智硕,放声哭了起来。金智硕的手臂,轻轻环住郁文汐的身体,说:”文汐,相信我,我会给你幸福的,相信我……”郁文汐哭了很久,金智硕对她说了许多话。她开始发现,金智硕和戴家炜的言行举止方面,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就连说话时那种略带磁性的声音也非常相像,正因为那样,面前的男人对郁文汐有了一种巨大的吸引力。半年后。金智硕和郁文汐在汉城举行了婚礼……晚上。参加婚礼的客人全走了。新郎、新娘默默坐在洞房内,她躺在他的怀里,他轻轻的拦着她的身体。”文汐!”他动情的呼唤她的名字。她望着他,等待丈夫要说的话。”文汐,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什么事情?””你当初是因为什么喜欢上我的呢?”新郎问。新娘沉默了片刻,缓缓说:”因为你那双眼睛,和我失去的男人一模一样。””只因为那双眼睛吗?”新郎又问。”还有你的言行举止,还有你那略带磁性的声音,总之,你们有好多相似的地方……”新娘说。新郎没有说话,拿出一份病历,递到新娘手中。新娘接过病历,仔细瞧着,病历上记载着一个男人经过大型整容手术的全过程。此时的新郎,泪水已经泛滥,他紧紧拥抱着新娘的身体,缓缓抽噎着,说:”文汐,我们终于自由了!”新娘的泪水也泛滥了,她摸出胸前佩带的”海洋之心”,蓝色的宝石,在灯光的折射下,变成了美丽的红色水晶。——本故事完

黄局长的老爸死了。这个消息从医院出来了以后,一些跟黄局长认识的人都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这死人的礼到底该送多少呢?黄局长是市教育局长,那些最近正好想送礼打通儿女升到重点高中的人,还有一些想调官升职的都是乐了,这老头死的真是时候,本来晚上送礼不太方便,正好借葬礼来个“借花献佛”。包工头李贵脑袋也飞快地转了起来,教育局要建一栋新办工楼,这承建公司还没定下来,李贵打算也来个葬礼攻坚战,争取让黄局长钦点中自己的公司。
  黄局长是个大孝子,他老爸的尸体停放在医院的殡仪馆,他出了三千块钱让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把他老爸的尸体好好修饰一番,让老人家走的风光体面。殡仪馆的正式工作人员只有一个,别人都叫他刘老头,还有一个刚毕业来实习的医学院的大学生。刘老头号称“死人化妆师”,小城的人都知道他靠一门绝活吃饭,那就是能把死人的脸化的跟活人一样,红润精神全能化出来。这黄局长让人送了几瓶五粮液来给刘老头,刘老头哪能不全力替这尸体好好下番苦工夫?
  黄局长老爸的葬礼会持续三天,虽然他工作很忙,可是还是每天晚上都会抽出时间来看看他老爸的遗容。李贵也就瞅准了机会,葬礼的第二天晚上就拎着一个满满的牛皮袋子来到了殡仪馆。殡仪馆里面冷冷清清,黄局长跪在灵床前作揖,一个胖子正和他窃窃私语,看见有人来了就对黄局长说了句:“黄局长,您就节哀顺便!”然后就留了个大信封走了。李贵当然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把花圈放在了灵堂,也抢着跪到了灵床前,对着灵床滴了几滴眼泪,大声号哭了起来:“黄世伯您辛苦一大辈子,您就一路走好……”说完,拉住了黄局长的手叙了一会旧,然后就把牛皮袋拿了出来。黄局长披麻带孝,却正色不肯收,道:“这礼我不能收,你的心意我领了!”李贵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冷冷清清,就忙道:“黄局长,这不是送给您的礼。黄世伯一生操劳,我这点心意是给他老人家修座好坟墓……”黄局长一听,这才勉强收下了,然后放到了黄老头的灵床下。李贵离开时往那床下一看,装礼的信封袋子都快堆成了小山。他走在殡仪馆里,心里念叨道:“这死人可赚钱比活人要快的多啊……“心里这念头刚出现,李贵就感觉背心冰凉冰凉的,有个影子从花圈堆里闪过去,一阵阴风刮了过来,李贵吓了一跳,这老头莫非显灵了听见自己的话了?李贵不敢胡思乱想了,只得赶快加紧脚步走了出去。
  可是等到第二天,葬礼最后一天李贵一去却真的傻了眼,那黄局长的老爸真的“显灵“了。葬礼很风光,来的人很多。殡仪馆的刘老头的手艺果然是名不虚传,黄局长老爸天庭饱满,脸色亮堂,就像刚睡觉一样躺在灵床上。可是等到黄局长披麻戴孝地要把他老爸盖上麻布的时候,黄局长却突然尖叫了一声,跳了起来,差点昏倒过去。全场的宾客都往那张脸看了过去,都全部乱了套。那张富态十足的脸却突然出现了京剧里审判官的黑胡子,而脸上却开始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电视台来的记者一见这大新闻,都抢上去纷纷拍了起来,可是黄局长和那些宾客都开始脸色煞白,因为他们仿佛看见魔鬼一样:在黄局长老爸的那张脸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一张帐单,虽然小但是很清晰的黑字:吾到阴间,阳世有礼。世外甥郭明十五万,世侄何平八万,世交王大保五万……落款更是触目惊心:吾会还礼于众友。李贵看见自己的名字和那牛皮袋里的数目也在上面,心里吓的发颤,这可真的是见鬼了,老头子真灵啊。
  这下不得了,黄局长的老爸“显灵”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全城。虽然那张脸上的黑字只持续了十来分钟就又完全消失了,可是检察院当然也不含糊,把那些新闻照片拿来一看,对着送礼的名单,一抓一个准。黄局长葬礼还没完,就被“双规”了。全城的人都在纳闷这死人的黑字的灵怪,看来这不管是做活人还是做死人都不能昧着良心啊。
  黑字的事情却是一直都没有完。殡仪馆里这次放下的是王市长的老婆,市长夫人是因为在房间里摔倒脑中风死去的。王市长大好前程却中年丧妻,让人扼腕叹息。他面色憔悴,任何应酬都不应付,所有人的礼一律不收。熟悉王市长的人都知道他一向两袖清风,黑字虽然恐怖但是也不会出现在这场葬礼上。殡仪馆里的刘老头这次干活很是小心。王市长还派人来守着他化妆,免得葬礼上又出什么乱子。刘老头和医学院的大学生把尸体小心翼翼地修护好了,然后就离开了,留下王市长和几个助理在那里守夜。黑字一夜没有出现,王局长一片爱妻心,让陪同前来的工作人员都不禁钦佩。
  葬礼上,王局长带着刚从国外回来的女儿一脸的哀伤,尸体马上就要送进了焚烧炉了。王局长叹了口气,刘老头等到哀乐奏完了,就吩咐道:“亲人请把亡人送走!”剩下的步骤就是把尸体推进焚烧炉了,可是当尸体靠近温度越来越高的炉子时,王市长身边的秘书叶紫却尖叫了起来。大家顺着她目光看去,尸体的脸上却是一片湿漉漉的,它的脸居然开始出汗了!王市长见状忙把尸体往火炉用力推去,那大学生却也吓的发哆嗦,连火炉门都拉不住给关上了,尸体没能推进火炉,重重地撞在了炉子上。王市长的女儿却在这时指着她妈妈的脸叫了起来:“我妈妈哭了,我妈妈哭了!”只见在市长夫人的脸颊上浮现了几滴黑色的小点,仿佛泪水一般挂在脸上。王市长吓的如魂魄丢失一样,连连往后退,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他的秘书叶紫已经吓的瘫倒在了地上。终于在这时,那张脸如同阎王爷的宣判一样出现了五个黑幽幽的大字:害我者叶紫!全场都开始议论起来了,王市长的女儿如疯了一样扑到了叶紫的身上,抓住她的衣领道:“为什么要害死我妈?为什么……”叶紫的裤子已经吓的湿成一遍了,她妩媚的脸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彩,两眼空洞,抓住头发,疯叫起来:“我没有杀她,没有,我……”所有的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那黑字开始慢慢地消失,可是这时公安局的人也已经赶来了,他们动手受理这起疑案……
  过了不久,市里的报纸就刊登出来了:市长夫人被杀,皆因丈夫偷情。秘书和市长的奸情被发现,叶紫就推倒了市长夫人,没想到却失手害死了她,而市长却包庇她与她一起毁灭证据,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谁知道最后一步没有算到,尸体上的黑字却让他们落网了。
  黑字把全城弄的沸沸扬扬的,可是殡仪馆里还是一片宁静,只有刘老头和医学院的大学生在角落里喝着小酒,磕着花生米。刘老头翘起了二郎腿,道:“小伙子,我为死人化了大半辈子的妆,却还是从来没碰见死人告状这样的奇事!”
  大学生咬了口花生,笑道:“大爷,不瞒您说,其实不是尸体告状,而是我在替死人告状!”刘老头一听,眼睛睁的比酒瓶口还大,道:“怎么可能?那些黑字我可没见你写上去啊,更何况,你怎么知道那些坏人干下的坏事啊?”
  大学生慢慢地说了起来,道:“大爷,说句心里话,没有您做掩护,我还真干不了这些事!我在学校就学过,人死后的七十二小时内,皮肤里会分泌一种油脂,这种油脂碰见了化学药品乙醛会变黑。我晚上在殡仪馆里值班,睡在灵案下,无意把那教育局长收钱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那些送钱的人的名字都在送来的花圈上写的明明白白了。我在陪您给尸体化妆的时候就用小针在尸体的脸上扎上了字,当时看不出来,后来快火化的时候我就往尸体的脸上喷上一点乙醛,黑字就自然出来了……”
  刘老头听的精彩都快忘记嚼花生米了,然后用力拍了拍大学生的肩膀,开心道:“那我倒更想知道市长夫人你又用了什么手段啊?”大学生叹了口气道:“其实王市长是个好市长,错就错在没有过了‘美色’这一关,那天晚上我看见他和秘书叶紫在这里亲热,叶紫把事情给说漏了一点,我就将计就计,一切都让尸体来告状了,吓的叶紫自动把事情全部说出来。哎,英雄还是过不了美人关啊!”
  刘老头也抿了口酒,哼起了小调:“古来今往坏人有坏报,冤有头,债有主,就算尸体也会告状啊……”
  

张宇见到王倩,第一眼就一见钟情爱上她。

王倩长的非常漂亮,白皙的脸上,长着一对会说话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闹的张宇心里直痒痒。王倩不好意地低着头,脸红红的,用脚在地上划着划着。

好半天张宇才回过神来,他伸出右手,说:“你好,我叫张宇……”王倩才抬起头来,将披在耳畔的柔顺的秀发向后拢过去,握住了张宇的手,说:“我叫王倩。”

王倩的心在咚咚跳。王倩一下子喜欢这个高大帅气的张宇。他俩是怎么认识的?他俩是在市共青团不同分区大会上认识的。分别时他俩各留下qq号和手机号。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