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让老师改成绩 到底是谁不能接受“良好”?

摘要: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

本周四、五两天,沪上一些高中将举行高好文学考,这也是新学期市教育部门“减负令”后首个跨校学科联考。有读者来电质疑,为什么教委三令五申不得联考,却还是有学校我行我素?不过,在采访中记者也听到另一种声音,认为不妨对高好文学考网开一面,给予适当的禁令“豁免”。

本文版权声明:本文由公众号“耐撕BaBa(ID:hinicebaba)”授权“国际学校家长圈”转载,文章原始版权归属作者耐撕BaBa,转载需本人授权。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周四周五两天联考

编者按:如今,越来越多的“名校”小升初考试开始注重孩子小学六年以来的成绩,使得家长们对孩子的考试成绩越来越敏感。期末考试,仿佛已经不仅仅是对学生的测验,更是对家长的测验。

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这些后,也没放过身为年级主任的他,没过多久
,他就被校长叫去歇斯底里地“洗礼”了一道。而这次成绩又大大令人失望,他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校长那雷鸣般的话语:“如果年级下次再考差了,你那位置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了。”话虽模糊,但王主任不是笨蛋,连忙说;“校长,请您放心,下次一定考好。”

据记者手头掌握的一份多校联考的日程表显示,周四上午8时开考语文,考两个半小时;下午考英语和听力;第二天考数学及“加3”科目。据了解,这类联考已举办多年,基本上放在高三第二学期二模考之前的一个月左右举行,也相当于部分高中学校高三年级联合开展的一次月考。参加的学校不仅统一命题,还要像高考那样组织集中统一阅卷,并按各科成绩排定学校名次,然后各校校长会依照这份成绩单回去再逐一“敲打”各科的教师奋战二模考。

一个“良好”引发的骚动

“怎么办,看来我这个位置保不住了,”他叹了口气,迈着步子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

校际间自主举行的学科联考是否合规,在目前的政策框架下,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早在2012年5月,为确保深入实施素质教育、减轻学生课业负担,上海市教委“重拳出击”:严禁中小学生参加联考或月考,小学阶段不再进行期中考试或考查。今年春季开学前,市教委又规定:本学期将试点作业、考试备案制;探索建立校长、教师信誉档案,对督导检查、信访等渠道发现的组织跨校联考等违规的相关责任人记入信誉档案。

最近,杭城的一些家长,因为孩子成绩单上的一个“良好”掀起了一阵骚动。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碎了王主任的思虑。

是否过于“一刀切”

又到了期末出成绩的时候,一位小学校长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公布了一张与家长的对话截图,内容如下:

“进来,”王主任生气地对门外吼了一句,心想,谁会在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校长,不可能,他还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心颤抖了一下。

但是,即便是在这样的高压态势下,跨校联考仍屡禁不止,教育行政部门的“禁考令”几乎不起什么约束作用。对此,有业内人士提出,禁止跨校联考的措施过于“一刀切”,对于高一、高二年级还比较可行,而高三年级是高考的重要备战年,如果不搞跨校甚至跨区域联考,则很难让学生知道自己在全市同级别学校的学生中处于一个怎样的水平,其意义甚至比区内统考都大,也有助于学生理性填写高考志愿。

“张校长您好,放暑假还要打扰您。

来人着实让王主任吓了一跳,不是校长,而是比校长令他更担心害怕的人——刘主任,副的。在这个节骨眼儿,只要有人向校长毛遂自荐,自己卸任没有百分之一百的可能,也有百分之九十。而姓刘的落井下石的可能性最大。想到这儿,汗珠不知不觉地从他的手心中溢了出来。

频繁考试有利有弊

今天拿到了孩子的成绩报告单,其他各科都是A,唯独音乐是B。我比较焦虑,因为我们家没人懂音乐,孩子也没学乐器,她的声音本身也是个破嗓子。

“王主任,你好,”刘主任点头哈腰地说道。

从月考到区统考再到跨校联考,“考考考,高三的法宝;分分分,学生的命根”。对此,华东师大健康教育与心理咨询中心特约督导陈默说,现在的高中生得焦虑症的比例正在悄然增加,容易出现每遇大考就坐立不安、发脾气等较为强烈的反应,这大多和高中生在青春期成长中遇到的其他外因有关。比如,父母要求过高或缺乏沟通产生的亲子问题、异性交往过程中受到的挫折、一直受父母焦虑影响等,这些不一定和考试焦虑有关,但会激发考试焦虑。

孩子说这次是考唱歌,您是音乐老师,比较专业,我们应该怎么帮她提高音乐成绩呢,这课不像语数英,有作业,有辅导。我一想到如果到了四年级,成绩单要记档案,音乐再挂个B,真不是滋味。

王主任没好声好气地说;“你干什么?”

陈默表示,频繁的考试如果真能让孩子“考疲掉”,其实反而是件好事,可以令他们消除紧张情绪,能用小考的平常心来对待大考。然而,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都会强调每场考试的重要性,还有些家长则会过度关注单次考试里孩子的成绩起伏,这些都会让孩子更易滋生焦虑。“联考亦是如此,如果把一场考试当做一次心理、学业的练兵倒未尝不可,但如果过度看重结果,则会带来打击自信、增加压力等许多负面效应。”她说。

现在暑假体育都有作业,孩子们可以按老师要求去练,还可以练上去,可是音乐,我连音乐老师是哪位,上什么课都不太清楚。”

刘主任此时满脸讨好的笑,但对王主任来讲是狰狞的笑,要命的笑,他接着说:“就是这次成绩嘛,我们年级还是考得不咋样,王主任你也知道,”

新民晚报首席记者王蔚 记者马丹

张校长给予的回复是:“平常心对待,不必追求全优。”

“知道什么?”王主任一下打断,脸慢慢变成铁青色,心里不由地传来一阵阵寒凉。

无独有偶,卖鱼桥小学的一位美术老师在给学生成绩时犯了难,她只能给校长王怡芳发信息求助。

“别急,主任,这次考成这个样,如果一旦公布,引起家长‘公愤’不说,校长肯定要来找你的,你也难堪,见你平时对我们这么好,”王主任冷笑了一声,刘主任仿佛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有个主意,可以瞒过他们,您听听,”王主任脸角好像笑了一下,“这次就别实分公布了,我们可以采取字母等级测评制度这种方式,这样,学生和家长都不知道具体情况了。主任,你觉得如何?”

图片 1有家长“求着”老师,让老师把孩子成绩单上的良改成优

“嗯,让我考虑考虑。”王主任嘴上虽这么说着,其实他心里不知说了多少个“好”了。

有家长“求着”老师,让老师把孩子成绩单上的良改成优

“那好,主任我就先走了。”刘主任悻悻地离开了。

有记者联系到卖鱼桥小学的王怡芳校长,王校长表示这事她在十几年前就遇到过,她在收到这位美术老师的消息后,马上给所有老师发了信息:希望老师们尊重自己,坚持教育的底线,绝对不能打“人情分”。

“哐当”

王校长说:

一阵关门声后,“太好了,不用担心了。”王主任心花怒放地拿起成绩单,上下扫了一遍,“咦,数学这么重要的学科竟是年级差,下降得最多的学科,以后应该抽空找数学组长谈谈。”

“老师给学生做评价,都是有凭有据的。老师手里有个手册,记录着孩子们的平时表现,到了期末评出优秀、良好、合格不同等级。像品德这门课,还需要学生互评。这背后是一整套完整的评价体系,并不是随意凭心打的分。

突然,他脑子有什么东西闪过,“数学组长不就是刘主任吗?”接着他又笑着说:“算了,看你小子帮了我,就饶了你。”

一般开学第一周,这些综合学科(美术、音乐等不需要卷面考试的学科)的老师,都会统一做好规定。常有家长想请老师通融一下,不过,这是底线问题,不能妥协。”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