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县“羽山农业中学”和“湾子农中”的历史简况

摘要:
乡间办学这件事,多少年来变了几回。一会是集中办学,一会是分散就近上学。前者说是提倡正规化;后者则说是方便就读。真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无论分合,就像乡人吃地瓜,烧着吃也好,煮着吃也罢。万变不离其宗,

东海县“羽山农业中学”和“湾子农中”的历史简况

这位“钢铁侠校长”,学生爱他“不止三千遍”

乡间办学这件事,多少年来变了几回。一会是集中办学,一会是分散就近上学。前者说是提倡正规化;后者则说是方便就读。真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无论分合,就像乡人吃地瓜,烧着吃也好,煮着吃也罢。万变不离其宗,反正是吃地瓜。

图片 1

追忆呼和浩特市第一中学校长汤俊文

那是一个提倡分散办学的年头。七八个村子联办的一所中学,就猫在一条山沟沟里,乡民日子清苦,办学条件可想而知。

(图片来自网络,与文章无关)

图片 2

但说这一年的仲夏时节,正是中午时分,山沟联办中学校园被毒辣辣的日头烤着,仿佛要在这一晌之间烤化烤焦。值班教师陶大宝,顶着热辣的日头到各个教室巡查。任务是督促全校三百名学生午睡,不许一个学生中午睁眼。学校管理很严,老校长抓教学有点二五眼,管学生睡觉还蛮有办法。每天中午有一教师值日,发现不睡者,记名上报然后是每周一结。大会公布,专揭你的疮疤要你的好看。于是各班班主任便使出浑身解数叫学生睡觉,生怕当众出丑。

羽山农业中学建于1965年9月,由东海县教育局和横沟公社联办,校址位于横沟公社西连湾村,借该村第四生产队打谷场上的库房和牛棚作为教室。

呼和浩特市第一中学校长汤俊文生前工作照片。(呼和浩特市第一中学供图)

大宝转了一圈,情况不错,也就没什么可记。当他走回自己的教室时,发现一位女学生睡梦中从板凳上滚落,慌忙上凳再睡。细心的大宝这才注意到:凳子实在太窄了。他取下壁上的三角板一量,我那天!板凳长不过一米,宽仅十二公分!课桌宽不过六十公分。他在小本子上记录下这惊人数字。立马铺纸取笔写了一篇短文,题目就叫《如此午休何时休?》末尾写到:“……学生们在这样的条件下午休,与其说在休息,不如说在受罪!”然后,突发奇想,找来信封,寄往省办《教育通讯》杂志社。

建校初期,共有4名教师,分别是苗恒均、李文增、张永成、张学英、包明兰,其中,李文增是学校临时负责人。学校招收初一年级两个班,共90余名学生,用的是普通中学教学,开设语文、数学、历史、地理、政治等学科,其中,政治没有教材,由“老贫农忆苦思甜”和“退伍革命军人讲革命史”代替政治教学。

呼和浩特市第一中学校长汤俊文,因为1个多月前在学生毕业典礼上的大变身,获得了“钢铁侠校长”的称号。

杂志社收到陶大宝大作,判其不便发表,却也颇为吃惊。便由责任编辑老牟提议,大家一致同意,报呈省教育厅。教育厅接文,亦觉事情急待处理。一个电话打到县教育局,指示尽快解决学生午睡难问题。接下来,如果县教育局接电话后再责令公社解决桌凳,虽免不了许多麻烦困难,总是一条正路。然而,恰恰在这个环节上出了纰漏。副局长接电话后,大为光火。立马招来公社教育助理老黄,严厉斥责曰:“你们是怎么管理教师的?咹?心目中还有没有组织?这叫什么?这叫越级上告,懂不懂?回头好好查查,到底是咋回事,对那个教师,哦,是叫什么陶大宝的,要严肃批评回头再写份汇报材料来,真是乱弹琴!”

1966年,上级派来一名在派出所工作的下放干部——朱俊吉任校长,学校搬迁到羽山脚下。先盖10间草房作为教室,后来,县教育局又支持盖了10间瓦房,生产队赞助了学校10亩地,学校还养了一窝猪。这时,学校有初一、初二两个年级170余人。

和这个称号一样有名的,是他的各种“硬核”发言。督促学生学习时,他说:“节衣减食不是瘦身的最好办法,疯狂刷题才能拼命燃烧你的卡路里。”培养学生社会责任感时,他说:“不是纹上小猪佩奇你们就成为社会人,只有勇于担当才是当之无愧的社会人。”送毕业生时,他说:“希望一中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

“琴”确实弹得不怎么样。黄助理也只能是照葫芦画瓢。心中一口鸟气没处泄,回来就把老校长汤伯成骂了个狗血喷头!最末端的这位汤校长凭空挨了顿熊,也觉不露头。于是就在全校教职工会议上,来了个泼妇骂街式的指桑骂槐:“你教学没本事,整歪门邪道还真行。放着好好太平日子不过专捅马蜂窝。就为那么丁点稿费,块儿八毛的,可倒好!你甚事都敢往上捅,你没脑儿水呀?你好好寻思寻思好好反省反省,学校哪块地场得罪你啦?唵?!叫你打黑枪放暗箭,你想钱想疯啦?嗯?你个不长脑子的”……骂人话不便全录,实际比这难听。到了这一步,也就顾不得斯文了。

1966年9月,县教育局创办“湾子农业中学”,当时称“湾子农中”。苗恒均、刘兆富、王继生任“湾子农中”教师,刘兆富为临时负责人。“湾子农中”由尹湾、刘湾、碱厂、罗庄等四村联办,校地址位于尹湾村,用的是地主家的四间屋(三间作为教室,一间作为办公室),学生半天上课,半天劳动,劳动的内容是去羽山拾草。

每一句“硬核”发言背后,都是他对学生们温情的守护。

一个学校住着,谁肚里有几根花花肠子,大家心中有数。大宝平素喜好舞文弄墨,曾在某少年杂志上发表过小文。大家就把说不清意义的目光投向了陶老师。这就叫他老人家如坐针毡。汤校长打骡马惊的责骂很明显是叫他主动些,去向他投案自首。陶大宝不痴不傻岂能不明其意。但他以为老家伙骂也骂了,由他去,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

1968年,“文革”开始,两所农中解散停课,师生回家,第一届学生承认为初中毕业,第二届学生散学没有毕业证。(苗恒均口述,苗蔚林整理)

7月26日,“钢铁侠校长”离开了地球。他总说自己才55.4岁,还能在工作岗位上“燃烧”好几年。如今,他化作天上明亮的星,继续守护他爱的学生们。

老汤呢,见他掀起的风暴没能催落树上的坏果子,更觉一张老脸挂不住。于是教师例会就老调重弹,只骂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

图片 3

“我们爱您也不止三千遍”

人们对老陶很同情,因为他反映的的确是事实。越级反映虽嫌莽撞,总不至于遭此非议,做人之难可见一斑了。然而,教师中胆大者不多,明哲保身但求无过者比比皆是。情势所迫,陶大宝也自然成了孤家寡人。当面不敢看人脸,背后被人戳脊梁,那滋味,可就不是人受的。更可气的是,不知哪位先生口下无德,将此事透给了学生。学生不明真相,瞎起哄。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陶大宝陷入了泥牛阵。

“我们爱您,也不止三千遍。”7月30日上午,伴随着一声声深情的告白,从全国各地赶来的人们手持鲜花,排队步入呼和浩特市殡仪馆内的灵堂,送别因病辞世的呼市一中校长汤俊文。

人有喜事朋友找,人有难处找朋友。陶大宝想到了伙房大师傅老代。老代心地善良,一身正气。听下陶大宝根梢末节的一番讲述,一口鸟气顶上来,当场就骂老汤不是东西。老代是公社黄助理的远房亲戚,不把老汤当一回事。当下说:“你要是块窝囊废,屁也不要放一个,俩字‘死挨’!你要是火性汉子,豁上民办教师不干跟他们往大了弄,一个死是死,十个死还是死!……”

在2019届毕业典礼上,他化身为钢铁侠,向学生们表白:“母校爱你们,不止三千遍”。如今在追悼仪式上,800余名汤俊文的同事、学生和学生家长们将同样的表白送给他——“我们爱您,也不止三千遍”。

于是,翌日清晨,太阳尚未露头,东边山峦还泛鱼肚白时,陶大宝把自行车停在当院,就往上搬被窝卷。老汤爱起早,老远看见,心怀鬼胎走来道:“陶老师,大清早的干甚呐?——嗯?——呵!即便是我批评你几句,也犯不着撂挑子呵!”陶大宝恶狠狠道:“汤校长,误会了,俺这是要上县教育局,还没来得及向您请假哪!日子反正是个难过,索性叫它再阳光一些。人心难测,公理永在。是关是抓,俺认了!”汤校长瞪圆了眼:“啊呀呀老陶,你这是咋了?咱们之间,还有隔心的话呀!有话好说,别生是非,求你啦!……”

汤俊文生前开玩笑说,自己是一位55.4岁的“老校长”。但这位“老校长”喜欢用年轻人的语言和学生们交流。“大吉大利,高考吃鸡”“只有拼命刷题才是真正的锦鲤”“做题一时爽,一直做题一直爽”……每年的高考动员大会和毕业典礼,他都会用诙谐幽默的语言给学生们鼓劲加油。

老陶脸上黑着,心里头见青天啦!

“每年毕业季,我的朋友圈都会被汤校长的金句刷屏,没想到最新一次刷屏会是汤校长去世的消息。”2017届毕业生魏巍哽咽着说,上次回学校看望汤校长,发现他比我们上学时老了很多,我们和他说要多注意休息,他总说还有好多事要忙,停不下来。

7月19日,汤俊文突发脑溢血昏迷,送入医院治疗,由于脑干出血严重,无法进行手术,之后一周只能依靠呼吸机维持呼吸。因医治无效,汤俊文于7月26日18时40分逝世,享年55岁。

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副主任刘莉莉在6年前的一次中学校长研修班上与汤俊文结识,对汤俊文的第一印象是,“热心又勤恳”。

“汤校长为人坚持‘三好’的宗旨,人好、做人好、使人更好。他自己首先身正为范,并对不同老师、不同学生给予不同的呵护,找到每个人的成长着力点,助大家成才。”

汤俊文的大学同班同学、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教育局副局长李云生回忆起这位老同学,首先浮上眼帘的是那个留着小虎牙,总是笑呵呵把自己的饭票送给同学的生活委员。

“老汤是我们班同学中年龄最小的几个之一,但是我们都叫他‘老汤’,因为他很成熟,乐于助人。”李云生说,物理专业培养了他的逻辑分析能力,再加上一副热心肠,老汤见别人遇上困难都会帮忙出主意,还总能说到点子上。

汤俊文有很多称号,“老汤”是最流行的一个,而“汤大爷”则是最有戏剧性的一个。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