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下那个女人

窃听
近事业单位实行强制休假,真正闲下来,吴子牛发觉自己无事可做。于是,他白天在街上闲逛,晚上找个酒吧喝酒。这天,他正东遛西逛,突然看到路边长椅上放着什么东西。好像是一张手机卡,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吴子牛好奇地拿起来看,发现确是一张手机卡,卡的正面刻着四个小字:至死不渝。背面却有漂亮的照片,是一对情侣紧紧依偎在一起。
这是什么手机卡?吴子牛好奇,随手将手机卡插进了手机。随便按了个键,令他震惊的是,里面居然传来一男一女的通话声。吴子牛差点儿把手机扔到了地上,真是太怪异了!这声音是从哪儿来的?再按别的键,竟然又传来另外一对男女的通话声。索性,他连续按动不同的键,每次都换人。但是,很快吴子牛就发现,不管他按动什么键,里面传来的都是情侣的通话。
吴子牛的心一阵怦怦直跳,找了个僻静所在,按了“1”,他认真地听起来。那好像是一对中年人,男的情话绵绵,女的含娇带嗔。起初,吴子牛以为是普通情侣,可听着听着他觉得不对,这是一对婚外恋情侣。十几分钟后,两人煲完了电话粥。男人说:“今晚老地方。”κ鬼λ大μ爷ν
“好。晚上九点钟,香雅园见。”女人确定了一遍。
吴子牛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反正他闲着没事,为什么不自己找找乐子?想到这儿,吴子牛起身回家。家里有高倍望远镜,香雅园是所高档小区,距他的住处并不远。
吃过晚饭,看了会儿电视,吴子牛看看表,拿着望远镜出门了。不停地按着手机键,差一刻钟九点时,他听到手机里传出女人的声音:“我已经到了。”
接着是男人的声音:“我正在出租车上,五分钟后到。”
五分钟后,吴子牛果然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香雅园的门前,接着里面走出一个穿休闲装戴墨镜的男人。男人大概四十来岁,将钱扔给出租车司机,就朝靠近门口的那幢楼走去。吴子牛迅速上了对面楼的楼顶。他用望远镜一层一层地看,终于,在27层,薄薄的窗纱映出一对男女的身影。他们似乎是迫不及待地抱在一起,接着倒在了床上。
吴子牛用望远镜看了足足半小时,一直到两人偃旗息鼓才离开。说实话,当时他看得真是眼热心跳,火烧火燎,欲罢不能。
一夜无话,令吴子牛怎么都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报刊出消息,一对婚外情男女死在了香雅园一号楼的27层。他们死得很惨,两个人的心都不见了。
尽管死者照片打着马赛克,可吴子牛还是一眼看出,那个男人就是他在香雅园门口看到的墨镜男。吴子牛有些惊慌,莫非,除了他之外还有人窥视那对男女?想必,他们不会在香雅园过夜,那么就在吴子牛离开不久两人就死于非命?
将报纸丢到一边,吴子牛准备出去走走。走到门边他突然发现,自己的一只皮鞋不见了。奇怪,昨晚他明明将鞋脱在了鞋柜边,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吴子牛几乎将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找了个遍,根本不见那只鞋的踪影。无奈,吴子牛只好找出双运动鞋穿上出门。

图片 1

孙娜娜在做一套很有趣的选择题。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有一个鼓鼓的钱包,失主永远不知道是谁拿走的,你会怎么办?

“心若倦了泪也乾了

这份深情难舍难了

曾经拥有天荒地老

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

a.拿走b不拿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大楼的地下车库,我停好了摩托,准备坐电梯。

身后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到了车位上,两名身材高大、西装笔挺、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下了车。其中一名打开了后车门,小声说了一声:“嫂子,到了。”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车门旁。

从车里下来了一个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一身黑色的风衣格外凸显高挑的身材,黑色的高跟皮鞋,同样戴着黑色的墨镜。

三个人慢慢地向电梯走来,地下车库里回荡着皮鞋着地的声音。

在他们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看清了这个女人。长长的黑发,洁白的脸庞,细薄的双唇,是那么地不沾风尘,走起路来却又风情万种。

我看着他们进了电梯,然后电梯停在了四楼。

晚上,在我入睡的时候,楼下传来了一阵歌声:

“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

爱你怎么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了

缘难了情难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又有着什么样的故事?为什么会在晚上唱歌?这些问题侵占了我的脑海。

孙娜娜眉头一皱,钱包鼓鼓的里面当然都是钱呀!虽然有些做贼的感觉,但钱是好东西呀于是她选择了a。

过了几天,有一次我出门,在楼道里遇见了她。还是那一身黑色的风衣、黑色的皮鞋,只是没有戴黑色的墨镜。

她见到我,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快速地移动双脚。黑色的长发随着脚步向两边飘散,紧闭的双唇仿佛要诉说些什么。

我不敢停留,匆匆看了她一眼,跑进了电梯。

在楼门外,我听到了关于她的八卦新闻。

这女人是一个富豪的妻子,丈夫有自己公司,却在外面包养了小三。她知道丈夫的所作所为,曾经也闹过,反抗过,甚至跑到丈夫的公司去打小三。但这一切都不能改变丈夫。她想过离婚,却受到了家庭的阻拦。

我为这样美的女人叹息,她也让我联想到一只小鸟,终身被囚禁在一座监牢。

二.妈妈没有完成你交代的任务,你会怎么办?

带着好奇,我开始留意起了这个女人。

我开始观察她,知道她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出门,去楼下的面包房买面包,然后再回来。

这段时间里,在晚上我经常会听到她的歌声。那是一种低沉的声音,却又很轻的口吻,反复地唱着,诉说着她心中不去的伤痕。

一天,在电梯里,我和她相遇。

她冲我微微一笑,我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一会,才从嘴里冒出一句:“你好。”

“你好。”她轻轻地说。

“四楼?”我明知故问。

“嗯,谢谢。”

电梯到了四楼,她踩着高跟皮鞋离开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怜悯。

a.对她说没关系b.冲她发火

万万没有想到,因为我和她说过一次话,就成了这座大楼里的八卦新闻。走在小区里,那些住户们对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关于流言蜚语,我装作无动于衷,我相信事实会说话。

但又因为这些流言蜚语,我更加好奇地去探究关于她的生活。

我用自己的望远镜在远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记录着她的行踪,反复琢磨着她的内心。

只是有一回,我被她发现了。

还是在她买面包的时候,我在楼道的窗户上用望远镜看着她。她付完钱转身离开的瞬间,抬头看到了我。

我心里一惊,想逃,却又迈不开脚步。我的双手不停地在颤抖,一不小心望远镜掉了下去。

我尴尬地冲着她笑了笑,挥了下手,表示歉意。

顷刻间,我看到她的嘴唇微微地动了一下。那是一个不易被察觉的微笑。然后她戴上了墨镜,没有回家。

孙娜娜是个被娇惯坏了的小公主,一看到自己交代的事情妈妈没完成她想也没想就选了b。

有了上次被发现的经历,我安分了许多,没有再明目张胆地去观察她。

没有了行动,心里却始终放不下。我日夜在思念着她,想了一百种关于我和她的可能性,也焦虑过她会拿着望远镜去报警,或者直接去找自己的男人告状,把我收拾一顿。

然而,我所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晚上,我还是能听到她的歌声。同样的曲调、同样的词,情绪依旧低沉,诉说着过去与现在。

一个雨天的下午,我从外面往楼门里跑,刚进来就遇到了她。我心里发虚,想赶快逃离。

“哎。”她对我说。

我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说:“嗯?”

她看着我,没有说话,伸出右手,递给我一样东西,是我的望远镜。

我接过来,想对她解释,却没有机会。因为她直接走出了楼门。

三,有一辆免费车通过,你会怎么做?

一周后,还是在电梯里,我又一次碰到了她。

“醒了没?”她还是用那种轻轻的口吻问我。

“醒了。”我挤出一个有点尴尬的笑容回答道。

“真的吗?”她看着我,带着微笑问我。红红的双唇不再紧闭,露出洁白的牙齿。美丽的脸庞一直在吸引着我。

我惊慌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正好电梯到了,我说了一句:“先走了。”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了她的笑声。

我快速地跑掉了。

a坐b.不坐

终于有一天,在大楼的地下车库里,我见到了她的男人。

还是那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后车窗开着,里面坐着她和一个男人。

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依旧是那一身黑色的风衣,靠着车门。我看到她的双肩在微微地颤抖,想必是在哭泣吧。

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在车里不说话。我感觉到他那阴沉的表情,也感觉到他的威严和冷酷。

我有一种想去保护她的冲动,想冲过去把她从车里拉出来,然后骑上摩托带她走,带她远离这个男人,远离过去,远离现在。

无奈,我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把我按在了那里,使我动弹不得。

我盯着她,发现她也一直在看着我。她的脸上有晶莹的泪水,梨花带雨般。紧闭的双唇微微地抽动着,里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却又冲不出来。

轿车启动了,后车窗的玻璃缓缓地升了起来,她的面容渐渐地消失在黑色的玻璃之后。

随着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偌大的地下车库里,只留下我一人,站在那里。

有便宜不占是笨蛋,孙娜娜豪不忧虑地选了a。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