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动,莫相违_生活散文_好文学网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
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
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日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唐•杜甫《曲江二首》

译文及注释

风清清探过窗台,撩开了书页,静静地在文字里呼吸浅眠,竟悟出了几许禅意。秋去春来,穿梭往来于无谓与超然之中,红尘易老,花心已动,那就消遣平生意。如此,心安,意也安。

译文
落下一片花瓣让人感到春色已减。如今风把成千上万的花打落在地,怎不令人发愁?
且看将尽的落花从眼前飞过,也不再厌烦过多的酒入口。
翡翠鸟在曲江上的楼堂上作巢,原来雄踞的石麒麟现今倒卧在地上。
仔细推究事物盛衰变化的道理,那就是应该及时行乐,何必让虚浮的荣誉束缚自身呢?

杜甫所处的年代,恰逢唐代由盛而衰之时。树木花草,春生秋死,自是不怕被时间辜负。而我们穷其一生,仅仅数十载,历经多少次涅磐,才得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上朝回来,天天去典当春天穿的衣服,换得的钱每天到江头买酒喝,直到喝醉了才肯回来。
到处都欠着酒债,那是寻常小事,人能够活到七十岁,古来也是很少的了。
但见蝴蝶在花丛深处穿梭往来,蜻蜓在水面款款而飞,时不时点一下水。
传话给春光,让我与春光一起逗留吧,虽是暂时相赏,也不要违背啊!

莫思身外无穷事,且尽生前有限杯。一个人,心中落下了尘埃,酒债寻常行处有,自是常事。恐日日尽醉,也无法排遣心中的愁问。人生几载,一路抽丝剥茧,诗人已然古稀之年,却来几件遮衣蔽体的衣裳都要典当,是怎样的困境,让诗人书写了这一段瘦瘠的过往?而所有的一切只为一个醉醺醺。

注释
1.曲江:河名,在陕西西安市东南郊,唐朝时候是游赏的好地方。
2.减却春:减掉春色。
3.万点:形容落花之多。
4.且:暂且。经眼:从眼前经过。
5.伤:伤感,忧伤。江上小堂巢翡翠 巢翡翠:翡翠鸟筑巢。
6.苑边高冢卧麒麟苑:指曲江胜境之一芙蓉花。冢:坟墓。
7.推:推究。物理:事物的道理。
8.浮:虚名。
9.朝回:上朝回来。典:押当。
10.债:欠人的钱。行处:到处。
11.深深:在花丛深处;又可解释为“浓密的样子”。见:现。
12.款款:形容徐缓的样子。传语:传话给。
13.风光:春光。共流转:在一起逗留的盘桓。
14.违:违背,错过。

这些,从未给此时混局带来任何转变。时光路,岁影匆逝。仔细推究事物盛衰变化的道理,何必让虚浮的荣誉束缚自身呢?意志当如水,能包容多少?佛晓日出自是惊喜,黄昏日落又何必惨淡?

参考资料:
1、谷向阳 .中华古诗文规范读本(中学第三分册) .长春 :时代文艺出版社
,2004 :13-14 .2、王相等著 .千家诗 .西安 :陕西古籍出版社 ,1999
:89 .
鉴赏
  曲江又名曲江池,故址在今西安城南五公里处,原为汉武帝所造。唐玄宗开元年间大加整修,池水澄明,花卉环列。其南有紫云楼、芙蓉苑;西有杏园、慈恩寺。是著名游览胜地。

我们总自以为是的沉浸,却不知,无论我们如何,该走的走,该散的散,星辰流转,世事变迁,白了少年头,杯酒洒余生。

第一首写他在曲江看花吃酒,布局出神入化,抒情感慨淋漓。

长安城南朱雀桥东,曲江暮春时节,冷暖不烈。鲜有花开成片,香气似雾,蝴蝶在粉嫩的花丛之中找寻着出口,若隐若现。蜻蜓掠过湖面,盘旋飞舞,时而挑逗一下静谧的水面。拥有翅膀的精灵,搭乘春光,轻盈而行。诗人独自行走于曲江街巷,春光烂漫,自然清新,时机有来无可返,且尽芳樽恋物华。

在曲江看花吃酒,正遇“良辰美景”,可称“赏心乐事”了,但作者却别有怀抱,一上来就表现出无可奈何的惜春情绪,产生出惊心动魄的艺术效果。他一没有写已经来到曲江,二没有写来到曲江时的节令,三没有写曲江周围花木繁饶,而只用“风飘万点”四字,就概括了这一切。“风飘万点”,不止是客观地写景,缀上“正愁人”三字,重点就落在见景生情、托物言志上了。“风飘万点”,这对于春风得意的人来说,会煞是好看,该不会又“正愁人”。但是作者面对的是“风飘万点”,那“愁”却早已萌生于前此的“一片花飞”,因而用跌笔开头:“一片花飞减却春!”历尽漫长的严冬,好容易盼到春天来了,花儿开了。这春天,这花儿,是很值得人们珍惜的。然而“一片花飞”,又透露了春天消逝的消息。敏感的、特别珍惜春天的诗人就不能不“愁”。“一片”,是指一朵花儿上的一个花瓣。因一瓣花儿被风吹落就感到春色已减,暗暗发愁,可如今,面对着的分明是“风飘万点”的严酷现实啊!因此“正愁人”三字,非但没有概念化的毛病,简直力透纸背。

古今人事不尽相同,陌上花升,韶光流转,时而感伤,勿要沉沦。诗人寄住唐朝,曲江盛衰尽收眼底。江山多少代,不过寻常生活尔。朝代只是空间不同,我们寄住在不同的朝代,普通过活。岁月太远,多少锦瑟年华,可任意虚度?生活的路上,看花开一簇簇,就放心去飞,否则迟到的就是我们的人生了。

“风飘万点”已成现实,那尚未被风飘走的花儿就更值得爱惜。然而那风还在吹。剩下的,又一片、一片地飘走,眼看即将飘尽了。第三句就写这番情景:“且看欲尽花经眼。”“经眼”之花“欲尽”,只能“且看”。“且”,是暂且、姑且之意。而当眼睁睁地看着枝头残花一片、一片地被风飘走,加入那“万点”的行列,心中滋味就不怎么样了。于是来了第四句:“莫厌伤多酒入唇。”吃酒为了消愁。一片花飞已愁;风飘万点更愁;枝上残花继续飘落,即将告尽,愁上添愁。因而“酒”已“伤多”,却禁不住继续“入唇”啊!

春光明媚,蛱蝶穿花、蜻蜓点水。传话给春光,此生愿与君一起流连盘桓,虽短暂,也勿要违背!哪个谏官,触怒了肃宗,从而疏远。作为谏官,他为自身和国家未来的命运而担忧,为逝去的青春年华而叹息,为一个王朝的衰落而哭泣。多少人望前程无期,顾往昔无息,只得醉酒今朝。

蒋弱六云:“只一落花,连写三句,极反复层折之妙。接入第四句,魂消欲绝。”这是颇有见地的。然而作者没有说明要如此“反复层折”地写落花,以致魂消欲绝的原因,究竟是仅仅叹春光易逝,还是有慨于难于直陈的人事问题。

微风徐来,仿佛闻到了曲江的淡淡花香,望向窗外已近黄昏,闭起双眼那是斜阳的味道。回眸阡陌光阴,总为蹉跎更迭而自责。夜近,月光纯真。叹明日苦多,又遗憾昨日,错失今日。多少悸动的心儿永恒了梦,苍白了风。岁月急,繁华三千,花心若动,那就用仅有的年华去织就锦绣的梦。

第三联“江上小堂巢翡翠,苑边高冢卧麒麟。”这一联并非人们所认为的只是叙述凄凉的景象,而是对尾联哲学的阐述。如果想要理解这其中的意思那么就要对古代文人道家归隐思想有所了解了。江上小堂巢翡翠,是指快乐自由的豪放之士。苑边高冢卧麒麟,则是指人生易老,都会走向衰亡的,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王公贵族也不可避免。由苑边高冢即足以见得。结合此联总体,就是说人生苦短,而面对这些则需像翡翠一样好好快乐一番,即说了前边愁思在徘徊于不徘徊之间的纠结情绪,又为下文做了很好的铺垫,可看出杜甫的手笔已经十分成熟。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

这两句意思是:在这个世界上乐是一个人毕生所追求的,那为什么不去痛快的了一次呢。

大家可以去参考“自是不归归便得,五湖烟景有谁争”去理解诗中行乐的含义,这是一种极为无奈而发出的一句感叹而已。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