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王司徒巧使连环计

近来下官合议酒肴,与太师公饮之,太师说:“好,好,好。”太师又说:“你备下酒就是啊!”董卓坐中间,王允旁陪着,说:“太师请酒。”董卓说:“大人请酒。”太师说:“今日请我喝酒,不知道有何大事相告?”王允说:“你名声响天下,何不夺取王位?”董卓谦虚地说:“我功德微弱,怎敢想呢?”王允严肃地说:“天下并非一个人的天下。有德者得之,无德者失之。”董卓说:“好,好,好!以后我坐了王位,一定大大地奖赏你呀!”王允说:“谢谢龙恩。”董卓说:“尚早啊!”哈哈哈大笑不止。王允说:“太师请酒。”而后,王允又说:“歌舞上来!”歌姬们,说:“是,参见太师!”

她幸福就好。

董卓在长安把持朝政,残害大臣,任人唯亲。又筑起郿坞以为别墅,屯积粮谷,精选民间少男少女800人居住于内,抢掠金玉、彩帛、珍珠难以数计,堆积其中,狂妄自大,祸乱朝纲。众位大臣一时敢怒而不敢言,皆屈服于董卓的淫威之下。
司徒王允心中担忧,想要除掉董卓,却一时不知如何下手。这一天晚上,王允欲睡无眠,便趁着夜深月明,拄拐杖来到后花园中,想起朝政日非,不免对天长叹,
老泪纵横。忽听有人在牡丹亭畔长吁短叹,走近偷看,原来是家里的歌伎貂蝉,王允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询问貂蝉叹息的缘由,却是因为王允本人。原来,貂蝉看
到王允近来愁锁双眉,知道他心中正为国家大事担忧。可恨身为女子,于国家大事不敢过问,只能替王允干着急。因此长吁短叹,不想却被王允听到了。
王允听了貂蝉的解释,心思一动,思考已久的除董卓之计当下便有了。他忙将貂蝉请入书房,叩头便拜说:百姓有倒悬之危,君臣有累卵之急,看来唯有你才能
相救了。奸臣董卓想要篡位自立,依仗其义子吕布的骁勇,肆意妄为。朝中文武大臣慑于淫威,无计可施。但以我看,董卓与吕布都是好色之徒,因此想使连环计离
间他父子。办法是先把你许配给吕布,然后送与董卓,你从中取便,挑拨他父子反目,让吕布杀死董卓。这是国家大事,拯救汉室天下就只能倚仗你丁,不知你是否
愿意?貂蝉一听,当即答应,说:宁死于万刃之下,也要报效国家大义。于是,一条除灭董卓的连环妙计便这样定了下来。
第二天,王
允立即行动,将家中所藏的数颗明珠镶入一顶金冠之中,派人送给了吕布。吕布接到礼物大喜,亲自来到王允家中致谢。王允出门相迎,接入后堂,盛办美酒佳肴,
便于上首就座。王允一边劝酒,一边称赞吕布如何英雄了得,普天之下无与伦比。吕布心中更是得意洋洋。酒至半酣,王允招呼貂蝉进来。只见貂蝉浓妆艳抹,在两
个丫环的陪伴下款款而入,说不出的美丽动人。吕布本是好色之徒,一见之下,忙问何人。王允说:是我女儿貂蝉。承蒙将军您错爱,与一家人无异,所以让她出
来与您相见认识一下。于是,便命貂蝉给吕布斟酒。貂蝉心下记着王允的嘱托,一边斟酒,一边暗送秋波,挑逗吕布。吕布心中大喜,眼睛盯住了貂蝉,看个不
够。又饮了数杯,王允对吕布说:我想把此女送给将军您为妾,不知您是否愿意接纳。吕布一听,心中狂喜,焉有不愿之理。便离席拜谢说:如果这样,吕布
做猪做狗也要报答司徒的大恩。王允说:既如此,便过几天选一良辰吉日送到您的府上去吧。吕布欣喜无限,再三拜谢而去。
吕布这一
玮扣上了,接下来便是以另一环扣董卓了。几天以后,王允上朝见到了董卓,趁吕布不在时,伏地拜请,说:我想屈太师您的大驾,到敝舍赴宴,不知太师是否有
闲。董卓想要自立,少不得要拉拢朝中大臣,便说:既是司徒延请,怎能有不至之理呢?请到了董卓,连环计的又一环也有了眉目。王允当即回家预为准备,
盛办酒席歌乐,专等董卓的到来。第二天中午,董卓带领百余名卫士来到。王允朝服出迎,跪拜问候。迎入内堂,又施礼拜谢。董卓命卫士扶起,赐坐于自己的身
侧。王允献谄说:太师盛德巍巍,古时的周公也不及您啊!董卓听后大喜。于是饮酒作乐,王允恭敬至极。一直到了晚上,王允请董卓入后堂,说有要事相告。
董卓一想,王允的要事肯定是劝自己登基称帝,便叱退卫士,随王允入了后堂。进了后堂,王允对董卓说:我自幼学习天文,颇为通晓。昨夜观天象,见汉室气数
已尽。太师您功高天下,应学舜、禹接受禅让那样,接受汉帝的禅让,这样正合乎天心人意。董卓心中虽然高兴,口中却说不敢奢望。王允说;自古以来,有道
之君讨伐无道之君,无德之人让位于有德之人。您若登基为帝,实在不算过分。董卓高兴地说:如果我真的作了皇帝,王司徒您算是元勋之人。正事说完,
王允便令奏起乐曲,使貂蝉出来起舞。舞罢一曲,貂蝉走近董卓拜谢。董卓见貂蝉美丽异常,便问王允此女是谁。回答说是歌女貂蝉,王允于是命貂蝉唱歌一曲,这
一唱更唱得董卓如醉如痴。貂蝉借机上前斟酒,董卓询问了貂蝉的年纪,赞她是神仙中人。王允见时机成熟,起身而言:我想把此女献给太师,不知您是否愿意接
受?董卓大喜,当即便让王允预备车马,将貂蝉送到了家里。
王允送貂蝉后回家,正遇上吕布乘马执戟而来。吕布上前抓住王允的衣襟,厉声
责问:你既已把貂蝉许配与我,为什么又送给了太师?王允急忙说:此地不是说话处,到我家中去再说。二人到了王允家,王允说:将军您有所不知,昨
天太师到我家对我说:‘我听说你有一女儿,名叫貂蝉,已许与吕布。现在我前来看看,请唤貂蝉出来相见’我不敢违命,只好唤出女儿。太师说‘今日便是良辰,
我这就接貂蝉过去,给他们完婚。’将军您想想,太师亲自来为你们操办婚事,我怎敢推阻呢?吕布一听,信以为真,便高高兴兴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上,召布到董卓府上打听婚事消息,正遇上董卓与貂蝉刚起床。貂蝉一见,立即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可怜相,以手指心,又以手指董卓,挥泪涟涟,意谓
董卓强占了自己。吕布心如刀绞,只道是董卓霸占丁自己的媳妇,对董卓起了怨恨之心。而董卓在貂蝉的遇弄下,认为吕布想勾搭自己的小妾。二人逐渐互相憎恨起
来。一次董卓上朝,吕布借机与貂蝉相会于后花园。董卓发现吕布不在,便急回家中。看到吕布正与貂蝉私会,心中大怒,投戟刺吕布,吕布仓忙逃跑。貂蝉等待的
就是这一时机,她立即大哭,向董卓哭诉吕布如何调戏自己,董卓大怒,与吕布遂成仇敌。
不久,董卓回郡坞,吕布又与王允相见。王允佯装不知吕布婚事之变,出言询问,引起吕布冲天怒气,拍案大叫:誓杀董卓老贼!王允见他心意已决,便劝他诛杀董卓,立功天下。吕布慨然允诺,刺臂出血为誓。
后来,王允与吕布等人密计,以皇上有病为名召董卓回长安,趁董卓上朝时,伏兵杀死了董卓,一代奸雄在司徒王允的连环妙计之下血溅埃尘。后人有诗叹曰:司徒妙算托红裙,不用干戈不用兵。三战虎牢徒费力,凯歌却奏凤仪亭。所赞的便是王允连环计的高明。

貂蝉走出来,对父亲深施一礼站在一旁,说:“参见爹爹。”王允对貂蝉说:“去见见温侯吧。”貂蝉施万福礼,说:“参见温侯。”吕布见貂蝉,貂蝉长的国色天香,闭月羞花之貌,不由地惊呆了!然后才说:“不敢当,不敢当,我这厢有礼了。”然后对王允说:“既是小姐到此,何不同时饮酒啊!”王允说:“小女,恐怕冲撞温侯。”吕布说:“请你家小姐共饮酒,可好?”王允对女儿说:“一同入席。”貂蝉说:“谢谢了。”两人相见,貂蝉羞答答地衣袖挡脸。王允说:“快给温侯敬酒啊。”貂蝉说:“是。”貂蝉给吕布斟酒。吕布说:“不敢啊,不敢啊!”貂蝉说:“啊,温侯。”吕布说:“多谢小姐,大人喝酒啊,小姐喝酒啊!”过了一会儿,貂蝉说:“温侯请酒。”吕布说:“小姐请酒。”“温侯请酒。”“小姐请酒”……吕布又对王允说:“大人请酒,大人请酒。”王允一饮而尽。吕布说:“身思昏昏的,心如麻。”貂蝉说:“温侯伟名,扬天下,满腹情意,难讲话。”吕布说:“小姐请酒。”貂蝉说:“温侯请酒。”……

自打头部受创后,我控制情绪的能力已经大为下降,看到这场景不禁笑出了声。

董卓来了,见到吕布,问:“你刚才到什么地方去了?”吕布说:“你管我去哪儿!”董卓说:“吕布呀,你简直就是一个小畜生!”吕布说:“你是个老东西!”董卓气的瞪圆了眼睛,说:“反了,反了,吕布你到我面前来听我讲话,小畜生,小畜生。”说完向吕布打去,反倒扭了自己的腰。董卓责骂吕布,你与我爱妾搞什么关系,董卓又打吕布,满腔怒火,未消恨啊。最后董卓和吕布打在一起,互相厮打后,两人背到着手,却哈哈大笑起来。董卓朝吕布吐了一口,并拿一把短刀,我要你的命啊!我儿看斩,董一手刺过去,却被吕布一把攥住。董卓与吕布打斗,恰好李儒夹在中间,李儒对吕布说:“不可呀,不可呀。”吕布下去了。

将军赶紧去迎接,只见李儒一边提着方天画戟走来,一边乐呵呵地向将军行礼:

美人计

李儒来了。

两人越来越靠近。王允说:“温侯。”吕布对王允说:“大人请酒。”王允一饮而尽。王允对吕布说:“今日宴会何不把你大战诸侯讲一讲啊?”吕布说:“小姐面前怎好开口啊!”王允对女儿说:“儿啊,你可愿意听温侯讲一讲啊。”貂蝉说:“这——。”吕布说:“小姐——。”貂蝉说:“愿听。”吕布对王允说:“如此大人……”话未说完,又对貂蝉说:“小姐。”貂蝉说:“温侯。”这时,他们走下宴席,吕布说:“论打仗,刘关张不是我的对手!”此时家人来报,董卓有事,请吕布回去。王允说:“不知道董太师有什么事,这倒两难了。”吕布说:“既然军事上有事,不如我暂时退下,待处理完再来。”王允说:“哪有离开的道理啊,小女子在这里陪你喝酒,你看如何?”吕布说:“小姐在此,恐怕不太好吧?”王允说:“我们两家交好,这又有何妨呢?”王允对貂蝉说:“儿啊,你在此陪温侯喝酒,我去去就来。”貂蝉有点不愿意的神情。王允说:“你不要小家子气,我在朝廷全靠温侯,你要好好伺候温侯啊。”貂蝉说:“是——。”吕布说:“大人,你去去就回来。”王允说:“放心吧,我一会儿就回来。”王允刚走几步,貂蝉说:“爹爹快点回来。”王允说:“我知道了。”

相府太大,凤仪亭位置又深,里面发生什么动静外面不容易听到。我索性趴在地上,用耳朵贴着地面,听了许久,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传来。

这时,吕布来了,董卓问:”有事没有?“吕布说:”没事。“董卓说:”我们虽为父子关系,以后再来,先通报一声,这是规矩,不可随便进入我的房间,老夫要上朝了,你陪我去吧!“但这时,吕布正和貂蝉用手比划着,说些什么。被董卓发现了,说:”你好大胆,竟敢欺负我爱妾,给我滚出去!“吕布走了。董卓说:”真是岂有此理啊!“貂蝉说:”刚才走的那个人,就是偷看我的人,请太师替我说说叫他以后不要来了。“说完哭起来。董卓说:”不要哭,我要是抓住他,一定把他轰出去!我要上朝去,你一定要防备吕布那坏小子“

像是想把什么东西吞了。

——连环计

未完待续

摘要:
美人计连环计东汉末年,司徒王允非常痛恨董卓。因董卓欺上瞒下,更可恨独揽大权,烧毁洛阳,又迁都长安,自封为太师。董卓父子又掌握军事大权,更加横行无阻。王允想觅良臣杀死董卓之流。突然,董卓传令要

话还没说完,李儒已经下马,飞起一脚就把那门吏踹一边去了。

家人,对王允说:太师到了。王允说:“快快有请!”王允与董卓互称:“老太师”“王司徒”哈哈大笑,王允说:“请座。”王允对董卓说:“请我参拜太师。”

靠,都直接喊老贼了:“那昌——蝉,貂蝉如何了?”

一进王允家门,家人说:“大人,温侯来了。”王允迎出来说:“啊,温侯。”吕布说:“大人。”双方行拱手礼,而后哈哈大笑。王允和吕布坐定后。王允说:“不知温候驾到,未曾远迎,请谢罪。”吕布说:“不必谢罪,此金冠壮我威风,我应该感谢你。”王允说:“区区小事,何必致谢,都靠你温侯之力啊!”王允说:“温侯驾到,备酒设宴。”吕布说:“到此打扰,对不起了。”王允说:“理当如此啊!”王允说:“酒宴摆下,温侯请酒。”吕布说:“大人请酒。”王允说:“给你送去的金冠不知如何?”吕布感激说:“相当不错,这金冠是哪个良将做的?”王允说:“此乃是小女亲手所作。”吕布疑惑说:“是令爱所做的?”王允一本正经地说;“正是。”吕布激动地说:“哎呀呀,你竟有如此聪明的小姐,大人,请小姐出堂,我当面拜谢,大人你看如何?”王允说:“这个——。”吕布很遗憾说:“冒昧了,冒昧了。”王允说:“无妨无妨。”接着,王允命家人让小姐出堂。

将军还真是当今最好忽悠的人:“幸甚,幸甚!有你报信,方能得知貂蝉是被老贼强抢!”

董卓拿着貂蝉要自杀的刀,说:“这还了得!细想起来那李儒的话并不可信。”貂蝉说:“我明白了,你要是听李儒的意见,那我就不活了。”董卓说:“刚才老夫只是一句戏言。”貂蝉对董卓说:“我看此地不可留了,望太师提防吕布和李儒。”董卓说:“好,咱们搬到内屋去住也就是了。”貂蝉又啼哭起来,董卓抱住她,说:“不要啼哭了。”

“那貂蝉果真投水了?!”一哭二闹三上吊,昌昌你倒简单,直接来最后一步。

王允对家员说:拿过请帖,请太师公过来,老者要肯前来,必中我王允之计,正是,苍天助力,女中豪杰数貂蝉。

将军那眼里冒着火,嘴巴张得老大,完全合不拢的样子。

四个漂亮姑娘翩翩起舞,貂蝉上来说:“我领群芳,献歌舞,故意献媚传情。”董卓从酒席上,下来与貂蝉共舞,丑态尽出,令人大笑不止。跳舞完毕后,董卓低头看漂亮的貂蝉,并哈哈大笑,说:“歌姬中的貂蝉,又美又俊,倒叫我年迈人起了这少年心。”他说完,又哈哈大笑,问:“这领舞者是何人?”王允说:“她叫貂蝉。”董卓开玩笑地说:“好响亮的名字啊!”王允说:“貂蝉上前见太师。”貂蝉说:“是。”接着行万福礼,说:“参见太师。”董卓想抱她,却又说:“罢了,啊,貂蝉,我来问你多大岁数啦?”貂蝉羞羞答答地说:“一十八岁了。”董卓笑着说:“一十八岁了,可我五十八岁了,巧的很啊。”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说:“貂蝉,真是仙人啊!”王允说:“你既喜爱此女,下官把她送给你,你看如何?”董卓说:“你讲的当真?”王允很有把握地说:“当真!”,董卓又问:“这是事实?”王允说:“就是事实!”董卓说:“多谢了,多谢了。”董卓丑态尽出。

“太师念及与温侯父子情深,特将美人貂蝉赐与温侯!”

王允很认真地说:“下官选一良辰吉日,将女子给你送去。”董卓迫不及待地说:“今日就良辰吉日,让貂蝉整理行装,和老夫我同车去吧。”王允说:“是,是。”王允对貂蝉说:“下去更衣去吧。”王允又命令说:“下面车辆伺候!”貂蝉走出来,董卓拉住她,说:“你伺候太师。”貂蝉说:“我知道了。”董卓向王允道谢,王允说:“不用了。”董卓搂住貂蝉下去了。董卓走后,王允说:“今日定下连环计,父子成仇顷刻间。”

不过区别就在:将军是流着口水进去的,董卓是喷。

吕布说:“啊,哈哈哈……小姐。”貂蝉说:“温侯。”二人同时说:“请坐。”二人把凳子靠近一点坐,吕布问:“请问小姐芳名?”貂蝉说:“奴家表字貂蝉。”吕布戏怒道:“貂蝉,请问小姐青春几何?”貂蝉说:“二九刚过。”吕布开玩笑的说:“二九刚过,哈哈哈……你不就是十八岁吗,何必文邹邹的。”吕布又靠近貂蝉,说:“小姐可曾许配人家?”貂蝉说:“这——暂未婚。”吕布又靠近貂蝉,说:“小姐怎能错过青春佳期呢?”吕布又问:“你可知道君子好什么?”貂蝉很奇怪地说:“好什么?”吕布说:“好,好。”貂蝉问:“好什么?”吕布滑稽地说:“君子好逑!俺吕布可算得上英雄啊。”两人挨得更近了。只听到王允咳嗽一声,吕貂二人把凳子搬开,离得远了一点。王允退下后,两人又靠在一起,貂蝉说:“温侯是英雄,就叩拜英雄。”吕布说:“若不是那么多士兵,我也当不了英雄。”吕布发誓说:“你我今日结朱陈,空中过往有神灵。吕布若负貂蝉女,死在千军万马营。”貂蝉说:“温侯啊,蒙君多情我心安(二人双手指指点点,似乎要拜天地成亲)。”貂蝉羞羞答答一跑,吕布拉住貂蝉的长袖,跪在地上,哈哈笑。貂蝉说:“羞羞答答的,你老纠缠我干什么?”吕布说:“我要和你比翼双飞。”这时,王允回来了,恰好他夹在他两人之间,对貂蝉说:“回家去吧!”王允又对吕布说:“我好心请你吃酒,为何在就喜宴上调戏我的女儿,吕布你吃醉了吗?”吕布假装吃醉的样子,吕布说:“确实我醉了。”王允说:“温侯,你是否喜爱我的女儿?”吕布说:“很喜欢。”王允说:“下官做主,把小女许配给温侯,你看如何?”吕布说:“此话当真?”王允说:“绝无戏言!”吕布说:“请小婿参拜大人。”王允马上拉住吕布说:“小婿快快请起。”吕布说:“选个良辰吉日就玩婚吧。”王允说:“十三日来不及,十四日是个月祭日,十五是个单日,十六日将小女送到你府上去,你看如何?”吕布说:“十六日有准?”王允说:“有准!”吕布准备要走,就对岳父王允说:“你可不要忘了十六日!”

“老贼突至,抢过戟赶来!看赶不上我,竟掷戟刺我!被我徒手打戟落地。”

东汉末年,司徒王允非常痛恨董卓。因董卓欺上瞒下,更可恨独揽大权,烧毁洛阳,又迁都长安,自封为太师。董卓父子又掌握军事大权,更加横行无阻。王允想觅良臣杀死董卓之流。

相府的门吏里自然有的是李儒的熟人,一见首席谋臣来了,忙不迭迎上来:“李大人,方才太师和温侯……”

吕布走出来,感叹地说:“老贼强暴我貂蝉,真令人生气,我要去看看貂蝉的情况。”貂蝉做哭泣状。此时,王允说:“太师是太缺德了,你为何在此长叹呢?”吕布说:“为了貂蝉啊!”王允对吕布说:“你们还未完婚吗?”吕布说:“她已经被老贼霸占了。”王允说:“有这等事?此地不是讲话之处。”吕布随王允去另外一个地方谈话。王允说:“太师做出这等事?这种事可笑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下官年迈体衰,也就罢了。可你年轻气盛,若无动于衷,岂不让人笑吗?”吕布说:“可悲呀,我一定要杀死他,以雪我仇。”王允说:“下官失言了,失言了。”吕布说:“我们有父子之情。”王允说:“你姓吕,他姓董,怎能谈得上父子关系?”吕布恍然大悟说:“如果不杀老贼,誓不为人!”吕布问王允,可有什么办法?王允说:“假传圣旨,你我共同把他杀掉。”

不过转念一想,算了,昌昌能回来了,也不错。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