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好的自己,留给对的人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与其在一段让彼此变得痛苦的爱情里苦苦纠缠,不如放手,回到原点,说不定真正对的人在默默等着你。

今天中午,宋哲收到了一份请柬,那鲜红的请柬深深刺痛了宋哲的心,那是他初恋女友,亦是他深爱了7年的女孩的结婚请柬,婚期就定在下月初。

1.

秋意渐浓的十月,我下班回家,顺手打开邮箱取信件,在各种花花绿绿的传单中,夹杂着一封红色的请柬。

宋哲看着照片上的一对新人,泪,无声的落了下来。那笑靥如花的女孩,也曾如此温柔的对他笑过,可现在她结婚了,新郎确不是我。

这天下班回家的时候,周瑶在小区楼下看见了一辆熟悉的车。

我拆开来看,是结婚请柬,上面写着“新郎宋哲,新娘周瑶”。

宋哲记得第一次见苏心的场景。

她不止一次地见过这俩车开到这里来,然后母亲的电话就会适时地响起。她接到电话后就开始换衣服,化妆,蹬上她的高跟鞋,然后施施然地下楼走到那俩车里去。

我的脑海慢慢浮现出一个年轻的脸,有些意外,她还记得我。

那年高一,宋哲是走读生,中午休息的时间又太短,所以,他从来都不回家吃午饭,在学校食堂吃,吃完偶尔去图书馆看看书,然后下午上课。

四十多岁的女人,纵然眼神不再清澈皮肤开始松弛,连腰身也渐渐变得臃肿,周琴的第二春却就这么慢慢来了。

她叫周瑶,是在我刚来北京工作时认识的朋友,我们做过一阵子同事,后来她辞职离开北京,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周瑶比我小几岁,刚遇到她时,她只是一个二十岁不到的丫头。我们那时总是猜着谁比谁早结婚,现如今我已成家有了孩子,她却才找到好归宿。

那天中午,宋哲不想在图书馆看书,所以就去图书馆借了喜欢的书准备会教室看。他借了书边走边翻,不想,就撞上迎面而来的一个人。

周瑶从来没问过车里那个男人是谁,她根本就不想知道。

收到请柬的那晚,周瑶给我打了电话。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清亮。

他的书掉地上了,刚准备伸手捡起来。一只微胖的手伸到了她面前,捡起来他面前的书,抬腿就走了。

当年母亲未婚先孕,外公外婆气得和她断绝了关系,是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地将她抚养成人,周瑶没有底气去质问她那个人到底是谁。

“云姐,我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你记得要来参加我的婚礼!”

他一看,叫到,同学,你是不是拿错书了,那书是我刚借的,这本才是你的。

她拖着步子慢慢踱到楼上去,一楼的拐角处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二楼老旧的栏杆上斑驳的绿漆在声控灯下泛着惨淡的绿光,三楼有户人家门前的防盗门半掩着,里面传出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声。

我想起新郎的名字,以前我们还是同事时,周瑶曾对我说过她和一个叫小陆的男生的故事,那时她说,非小陆不嫁,如今新郎却是别人的名字。

他看到她停住脚步,看了眼怀里的书,然后转头客气到,我没有拿错书,这书是我上星期借的现在来还的。说着还举起了手中的书给他看了一眼。

周瑶曾听母亲提过,说是楼下那家的男人出轨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那服务员现在怀孕了,逼着男人离婚娶她。现在这家人天天闹的鸡犬不宁。

官方金沙9159,我有些唐突的地问:“我以为新郎会是小陆,怎么会……”

他一看,这不和他刚借的书一样吗,于是脸红的挠了一下头,忙道歉说了声,不好意思。

四楼,周瑶停下来在包里翻出钥匙开门,玄关处的鞋架上有一双男人的皮鞋。

周瑶沉默了几秒,语气淡淡地说:“我早就和小陆失了联系。这么多年,我为他付出的所有,始终得不到他的心。我也想通了,他不爱我。”听得出来,周瑶还是忘不了小陆,小陆把她伤得太深了。

他记得,她不高,还有点微胖,但那天她的校服里穿了件白衬衫,让她有点婴儿肥的脸看起来勉强称得上是可爱。

周瑶刚才回来的时候扫了一眼那俩车,里面是没有人的。果然是在这里。

她曾说,有些故事一旦开始了,就一定会有一个结局,有些人一旦遇见了,就很难从心里完全抹去。

之后,他也就把这个尴尬的小剧场抛之脑后了,也没当回事。他还是一如既往每天去图书馆看书或者借书。

她换了拖鞋走进客厅里,沙发上坐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鬓角花白,眼神沉稳。

周瑶和小陆是初中同学,周瑶性格外向,活泼开朗,不爱学习,喜欢玩,喜欢和同学打闹嬉戏,永远呼朋引伴,一起犯错,一起受罚。她热情爽朗的个性,赢得很多同学的喜欢。

但他发现一个信息,那天他撞到的那个女孩,每周三都会来图书馆看一个小时的书,然后借本书回去,下周三再来还书,一个月下来,从未间断过。

周琴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一个果盘,身上穿件藕荷色的旗袍,头发高高的挽着。

而小陆是一个安静男孩,学习认真,中规中矩。他家里有钱,性格有些孤僻,生活中除了学习没什么别的乐趣。

他记得,那时他对她的印象还是挺好的,虽然胖了点,长的也不是很漂亮,可能只能用可爱来形容了吧,但因他有一样的爱好,爱看书,所以他就在周三那天,主动和她打招呼了。

周瑶叫了声妈,周琴显然非常愉悦,笑着答应了一声,指了指沙发上的男人说,这是你黎叔,快叫人。

本来他们是两条平行线,看是不会有交集,但偏偏,一群喜欢勒索同学钱财的小流氓让她和小陆有了羁绊。小流氓连续几天在学校附近围堵小陆,要他交出钱,有一次正好被周瑶看到,她学着电视里的桥段大喊有警察,可别人才不会那么轻易上当,结果连她也被逮着。后来有人举报,附近便多了些巡警,小流氓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这事,周瑶和小陆变熟了些。

那天,她坐在图书馆靠窗户的坐位,他就拿了本书做到了她对面。她也没抬头,还是安静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周瑶配合的叫了声黎叔叔,男人非常慈祥地点了点头说,是瑶瑶吧,跟你母亲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当面见你,果然长得跟你妈妈一样漂亮。

那时每周五的后一节音乐课结束之后,周瑶总会恳求老师让她用一会儿钢琴。她学过一年钢琴,但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特别是她的弟弟出世后,她被迫终止学琴。

官方金沙9159 1

周瑶客气地笑了笑。

小陆无意中看到音乐室弹琴的周瑶,完全不像平时聒噪的模样,不禁有些心动。他主动接近她,和她渐渐成为好朋友。她十五岁那年生日,小陆带她去他家,答应她可以随时用他家的钢琴。小陆的父母知道儿子一直比较孤僻,难得有这么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可以做朋友,并且使小陆开朗了许多,他们都不反对周瑶时不时去家里弹弹琴,他们甚至很热情地接待她。

他当时有点紧张,手捂着嘴咳了一声,说到,那个,同学,你好,你还记得我吗?那天和你撞错书的。

周琴在旁边说,这孩子从小被我惯坏了,又不爱说话,闷葫芦似的,老黎你不要见怪。

“细想起来,是他先把我拉进他的人生里,后他却落荒而逃。”电话里周瑶说这句话的时候时,声音带着长长的叹息。

她淡淡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男人摇了摇头,我倒觉得这样甚好,瑶瑶是文静,女孩子太闹腾了不好,不像我女儿。

然而,男女之间的纯友谊是非常短暂的,命运也爱捉弄人。升学时,周瑶考得很差,去了职校,而小陆的成绩毫无悬念考上一中。但这点距离并不能阻止他们之间朦胧暧昧的情愫。不能每日相见,反而使彼此心中多了份挂念。

见此,他为了打破尴尬,硬着头皮说到,同学,我没有坏心眼,我只是发现,你好像和我一样,很爱来图书馆看书,我也经常看到你,所以,想和你交个朋友,以后还可以一起讨论讨论书评呢。

周瑶只是笑,正好这个时候电话响起来,周瑶说了声抱歉,顺理成章地拐进卧室里去接电话。

偶尔假期的时候,小陆父母会开车带上小陆和周瑶一起去短暂的旅行。小陆的妈妈很喜欢周瑶,会买漂亮的衣服给她,会教她做小陆爱吃的菜。周瑶在他们家感受到的温暖和爱远远比自己家里的多。

见此,你放下手中的书,羞涩到,我叫苏心,高一五班。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周瑶听见外头的关门声,然后她的卧室门被推开,周琴走了进来。

她的生命里,小陆已经占据重要的位置,她想将来和小陆念同一所大学,就算不能,她也会努力跟随小陆。她甚至想这一辈子就只爱他一个人了。

你好你好,我叫宋哲,高一六班的。

她在床边坐下,神情恍惚,你明天下班后咱们一起吃个饭吧,我跟你黎叔要领结婚证了。

她觉得自己就好像走进了一段仙境里,像爱丽丝那样,享受着随时会醒来的美好梦境。

之后,就没有一句话了,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我们就在这样的气氛里,各自看了一小时的书。但我深刻的记得,那天,我什么都没有看进去,我用余光偷看了你一中午,我不知你可否发现。

周瑶嗯了一声。

可是爱丽丝远远比她幸运多了。

就这样,我们在从陌生到熟悉,从不怎么交流,到可以谈梦想,谈爱好。我记得,高一那一年,图书馆和你相遇相知的日子是我高一最幸福的事情。

周琴说,瑶瑶,你别怪妈。

高中的小陆个头窜得很快,本来就俊俏的容貌越发有魅力。这几年受周瑶的感染性格也变了许多。在学校的受欢迎程度比想象中要高,每逢什么情人节啊圣诞节啊总会收到一堆情书和巧克力。他总会拿给周瑶,看她一边吃着别的女生亲手做的巧克力,一边忍着笑读着情书,他会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她从没表白对他的心意,对于这些爱慕他的女孩,她也没有表现出吃醋。他有时会以为她只是当他是很好很特别朋友而已,觉得自己不是真正的爱她,而是同情和怜悯更多一些。

时光就这样匆匆走过,高一下学期分班了,我曾旁敲侧击问过你想学什么。你说,想学文科,所以在选课的时候,我放弃了我最爱的理科,选择了文科,为的只是万一老天开眼,我和你分到一班呢。但我从来没和说过。

周瑶说,我不会的。

不可置否,他在感情上总是优柔寡断,所以才会导致有一个叫李瞳的女孩子当面向他告白时,他没有接受也不知怎么拒绝。

我放弃了最爱,来到了你的身边,所以,分班后,当你看到我搬着书来到文科班的时候,你愣了一下,问道,你不是喜欢理科吗,怎么会选文科。我笑笑没说话,只是深深的望着你,你脸红了,但亦什么都没说。

她有什么资格怪她,这些年她一个人够苦了,如果那个男人能让她余下来的人生愉悦一些,周瑶乐见其成。有句话说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这些年周琴为了抚养她长大几乎把她从前没吃过的苦都尝了一遍。

李瞳的出现,使他们陷入一段三角关系,也使周瑶更加确定自己对小陆的感情。李瞳打破了周瑶美好的梦境,并且到处传言周瑶是为了钱才接近小陆,一副势必要与周瑶争个头破血流的架势。

就这样,我们成了同班同学。以后的时光里,我们的生活规律都差不多,除了你是住校生,我是走读生。我们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读书,一起讨论不懂的知识,一起谈未来……

周瑶还记得小时候,母亲为了供她穿衣吃饭读书识字总是没日没夜地出去做活。她的一双手总是一入冬就起冻疮,大夏天顶着三四十度的高温还要去送牛奶。以前住在城中村的时候有些不三不西的地痞流氓半夜来敲她们母子的门,周琴以前睡觉的时候一直在枕头底下放把菜刀。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