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关场仙行记04

草泡:“那白日梦也不叫梦了,凡是白日做梦,都应该看作是真事。在梦里学习游泳,就算是学会了,敢真正下水么?就像是梦里爬山,在现实生活中也应该算是有爬山的经验了吧。”

摘要: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这个,这个么,目前嘛,确实吧,实在是,好了,你挺厉害的。给,看这一道难的。嘻嘻。无名就好像春节时回家被亲戚盘问般语无论次,把手里的纸拧来

想起了一个人,于是写了些文字,这算是个什么文体,我还真不懂。这个人在我的成长里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只是我忽然想起了他。

摘要:
草泡把奶酪掰成三块,默默地递给了路人甲、路人乙,还有路人丙。四人依次退场。无名拿出一块木制的口琴,放在嘴里,陶醉不已。突然另出现了一些响动,无名撇下口琴,一股烟消失在山洞中。一个庞大身影掠过,带起一

皱巴巴的手纸上显示:“近几十年来,人们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药物来毒杀老鼠。可是人们发现,在一些老鼠经常出人的地方放置老鼠药的方法越来越没有效果,无论人们将药物添加到对于老鼠来说多么美妹的食物之中,老鼠都会对这些送来的‘美味’置之不理。根据这一现象,得到的可能解释是:老鼠的嗅觉异常灵敏,它们能够从任何复杂的气味中辨别出对它们有害的物质。”

那次,你来我的学校,因为吸烟,你和我们政教主任大打出手,后来你被一帮保卫处的成年人给打了,幸亏他们报了案,你的刑警表哥骑着跨子把你接走了。你表哥来的及时,你也没太吃亏,只是你说你下车时被你表哥狠狠踹了一脚。你跟我说,那个主任问你是哪的,来学校找谁?你说你管呢!他说管你行吗?你说操你妈逼,就动了手。

草泡把奶酪掰成三块,默默地递给了路人甲、路人乙,还有路人丙。四人依次退场。

草泡正在看着,这时正好有四名群众演员路过。四名路人也看了看草泡手里的草纸,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路人甲:老鼠很少去那些曾经放置过老鼠药的地方活动;路人乙:老鼠在进食前对任何食物进行取样并品尝其中是否含有有毒物质;路人丙:科学家经过一系列实验,证明有的老鼠对于一些药物已经产生了抗药性;路人丁:将没有添加任何药物的粮食放在先前放置过药物的地方,老鼠也不会去动这些食物。

我甚至不知道你现在住在哪,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不知道你现在靠什么赚钱。

无名:“猫为什么要吃老鼠,不吃不行么?”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

你要我具体一些,张蔷,我说。

无名拿出一块木制的口琴,放在嘴里,陶醉不已。突然另出现了一些响动,无名撇下口琴,一股烟消失在山洞中。一个庞大身影掠过,带起一阵劲风,喵声渐远。

无名递给草泡一块奶酪,说:“请你把奶酪送给你想送给的那位路人吧。”


无名探出头来,说道:“家养的宠物猫算是有职位了吧,又不是临时聘来的,又跟流浪在外面无人喂养的猫不一样,所以宠物猫不算猫。”

草泡看了看相貌普通的群众演员,心想,剧组真省钱呐,又低下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无名。

你就这样消失了。

无名仰着头看着草泡:“请问哪位路人的看法最强有力地表明上文中最后一个解释是错误的?”

播放

“这个,这个么,目前嘛,确实吧,实在是,好了,你挺厉害的。给,看这一道难的。嘻嘻。”无名就好像春节时回家被亲戚盘问般语无论次,把手里的纸拧来拧去,喃喃完了,把手纸递给草泡。

你们学校谁最耍(suǎ)?你问。我说是“大疤黎”。你犹豫了一下说,操。

生在那个年代 哪能不识张蔷

好吧,如果你读完了,我想请你听首歌,献给我那傻逼似的少年时代。

那年夏天,我们都是一样的少年,一样赤贫,一样孤独,一样一无是处,一样漫无目的,一样用发呆任青春飘逝。

那天我想起了你,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想起过你来了。那天我搜到了《那个傻瓜爱过你》,在车里播放了很多遍。

在她家楼下,我们抬头,你看着她的窗台,我望着那时还能随时见到的满天星斗,你要我跟你一起喊她的名字,你到底是有多怯懦,追女生也要找人壮胆,我没答应,把机会留给了日后的姜文和张艺谋……

那个夏夜,你说那栋楼上,住着你心爱的女生,今天课间她打水时碰到了你的手,她跟你说对不起,你告诉我,那是她在暗示她喜欢你。

昨天她没说对不起,她把水泼我身上了,因为我去抓她的手,还因为抓她手之前我把二疤黎给打了,她跟二疤黎搞对象,她说傻逼,你有病吧!在三口吸完一根烟之后你告诉我。

要知道那是我家小区,我的邻居,都知道谁是谁!

浪漫的八十年代

自由的八十年代

青春的八十年代

我们的八十年代

你还记得吗?

前些天,我在路上见到了当年住在那栋楼上的那个女生,要不是她妈妈在她身边我几乎认不出她,她和她妈妈一起上了她儿子的陆虎。妈的,她儿子怎么比我们的孩子大这么多!还在胳膊上纹了那么多颜色的图案。你当年的胳膊上不过只有一个个烟疤而已啊!

这个世界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不公平,只要努力还是有回报的,我不记得我们唱了多久了,要说也不长,不过也不短,终于有个中年女人在楼上大吼,操着我们家乡特有的适合中年妇女骂得出口的粗话,让我们滚蛋。怎么会这么巧,声音出自开窗的那个窗口,正是你的女生的窗口。


Hi,还记得吗?

内容虽有雷同但基本虚构,我只想写写我和那个人在往事中的状态,而非具体。我更想表达的其实是过去的晦涩年代,想把一个时代说清楚是很难的,所以我只能谈点片段,兴许,你会体会出更多。要想了解的更多可以看看六哥的专题著作。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